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

第九百七十五章 苦肉计

    沙心与石斩风二人足尖在血色湖面之上轻轻一点,身形落在了那具水晶棺旁,凭水而立,湖面上随即荡漾起阵阵涟漪。

    沙心望着水晶棺内的那具骸骨,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石道友,借你精血一用。此事过后,答应你的绝不食言。”

    石斩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抬起手掌,在三棱骨剑上重重一抹,掌心中便划开一道口子。

    只见其暗自运转体内星辰之力,掌心处便有缕缕殷红中带着些许金色光泽的血液,从伤口处渗了出来。

    沙心见状,从袖袋中取出一支白骨雕琢而成,上面满是镂空花纹的星澜笔。

    一挥之下,星澜笔犹如饱舔浓墨一般,沾满了石斩风的精血,开始笔走龙蛇,在水晶棺上急速描画了起来。

    一道道殷红血迹化成一道道线条,绘制成了一幅铺满整个棺椁的血色符纹大阵,与水晶棺上复杂的五芒星图两相契合,融为了一体。

    韩立皱眉望去,但见水晶棺上红光大作,棺身巨颤不已,使得整个血湖都随之荡漾不已。

    只见一层血红湖水如活物一般蔓延而上,将整个水晶棺材都包裹了进去,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血茧。

    “轰隆”一声巨震。

    厄脍再次对围困他的骨链大阵发起了攻击,威势依旧强横无匹。

    雷电包裹的禁制大阵,依旧吸收了其攻击中蕴含的星辰之力,也挡下了这一击,只是四周那十二具骨甲傀儡身上的裂纹,也随之多出了一倍。

    只听“咔”的一声轻响。

    “小紫”面前的阵盘上,十二枚白色棋子上,也全都裂开一道缝隙。

    她身子猛地一颤,黑纱覆盖下露出的脸颊上,苍白一片,全无血色。

    韩立注意到这一幕,神色微微一紧,眼中浮现出一抹犹豫之色。

    如今的形势下,自己若是贸然出手,难保厄脍和沙心会做出什么举动,况且他可不敢保证自己的临时出手,会不会反而弄巧成拙,导致“小紫”这里出现什么变故。

    虽然他清楚这“小紫”多半便是紫灵,但此时显然不是相认之处。

    就在这时,那被血茧包裹着的水晶棺上,突然传来一声沉闷声响。

    紧接着,血茧上的血水“哗啦啦”地流淌而下,那具传说中的圣骸竟然从中裸露了出来。

    有些奇怪的是,之前盛装着他的水晶棺材已经消失不见,仅剩下一块血红色的晶石板还托着他的尸身,漂浮在血湖之上。

    圣骸现世,没有想象中的盛大异相出现,那具尸身之上,甚至没有太过强烈的波动传出,看起来就与一具寻常魔族尸身,没有什么两样。

    可韩立的目光,落在其身下那块血色晶石板上时,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异芒。

    他发现那晶石板上布满了玄妙无比的符文,其中大多数他都未曾见过,只是当中他能够认出来的那一小部分,就已经表明了这晶石板的作用,正是为了镇压这尸身上的血气之力。

    厄脍目光透过雷电望向这边,眼中贪婪之色越发旺盛,再度疯狂施展手段攻向困住他的大阵。

    沙心见状,目光一凝,收起所有追忆愁绪,双手在身前快速结印。

    只见其口中轻声吟诵,十指轮转如花瓣绽放,在身前掐出一个古怪至极的法咒,手掌在自己小腹处,轻轻一按。

    一道白色炫光随即从其小腹处亮起,其那看似血肉紧实的腹部,竟然传来阵阵机括转动之声,雪白的皮肤向外一翻,竟如莲花绽放一般,打了开来。

    “竟然将自身改造成了傀儡……”六花夫人见状,有些惊讶道。

    韩立也是眉头一皱,显得十分意外。

    而随着其小腹处豁口张开,一道耀眼的血色光芒从中透了出来。

    血湖四周,除了沙心和厄脍之外,几乎所有人目见血光,脸上都无一例外地露出了一副震惊无比的神色。

    只见那血光之中出现的,竟然是一颗封禁在水晶圆球中的鲜活心脏。

    透过水晶圆球,韩立看到那颗心脏,竟然还在一张一弛地跳动着,他的耳中,甚至还回响起了那心脏跳动时的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

    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生命气息,也从那心脏中传了出来。

    取出心脏后,沙心小腹处的豁口开始层层闭合,如莲瓣收拢,恢复如初。

    只是她整个人的气息都随之变得衰弱了几分,就像是在瞬间被抽掉了一半气力,脸色也变得煞白。

    “哈哈……没想到为了守护这颗心脏,你竟然将其供养在自己体内,却不敢从中有丝毫攫取,怪不得你这么多年一直没有什么长进, 修为反而消退不少,可真是愚蠢透顶!”厄脍见状,大笑道。

    沙心背对着厄脍,没有去看他,只是取出一枚兽丹服下,而后双手握住水晶圆球,掌心开始亮起耀眼白光,想要将封印其中的心脏取出来。

    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沙心神色陡然一变,口中发出一声闷哼。

    其胸口处,一截白色尖骨蓦地突刺而出,直接刺穿了她的心口。

    那白色尖骨上有三棱凹槽,引导着其心脏的血液汩汩流出,瞬间就染红了半个身子。

    “沙城主,对不住了……”站立在沙心身后的石斩风,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手中三棱骨剑猛地一绞,一阵破碎之声随即从其胸腔中传了出来。

    沙心随即猛地喷出一口血液,身形猛然扭转,一掌朝着石斩风的头颅劈了下去。

    后者却早已经松开了三棱骨剑,身上玄窍骤然亮起,速度竟是快到了极点,从其身侧一滑而过,掌心中却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柄白骨短刀,顺势便刺入了沙心的小腹。

    与此同时,其身形骤然暴起,一把夺下了沙心手中的水晶圆球,足尖一点暴退到了血湖另一边,与沙心等人皆拉开了距离。

    不等众人从眼前陡生的变局中回过神来,血湖岸边又有爆鸣之声响起。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

    大片银色电光炸裂开来,化作无数银色蛇电,攒射向了四面八方,直震得整个地底空间都震荡不已。

    电光之中夹杂着无数白色断骨,四散飞射,将上方穹顶和四周山壁击打得千疮百孔。

    韩立目光一缩,身形向下一矮,一截断裂的白骨弯刃就飞旋而至,将遮掩他身形的那块怪石,给削平了开去。

    围困厄脍的骨链大阵终于破碎,所有的十二具骨甲傀儡,身上白光一闪,纷纷爆裂。

    那十二枚白色棋子,也随之“啪”的一声炸裂,连带着整块黑色阵盘也崩裂开来,控制大阵的“小紫”受到这股巨力反噬,身子猛然向后倒去,口中随之喷出一口鲜血。

    厄脍脱困之后,没有去理会“小紫”,看了一眼胸前还刺有骨剑的沙心,又望向了石斩风,笑道:“大皇子,心脏已然到手,厄某就先恭喜一声了……”

    “呵呵,多谢厄城主成全。”石斩风满脸笑意,回道。

    “原来,呃……你们早已经串通在了一起。”沙心反手抽出刺入她心脏中的三棱骨剑,眉头狠狠皱了一下,一字一句说道。

    “沙城主,得罪了。怎么样,先前我与大皇子上演的那幕苦肉计,戏份可还算足?”厄脍笑道。

    沙心闻言,默不作声。

    先前厄脍追杀石斩风,她并没有立即出手阻止,为的就是看清其究竟是不是自己这一方的人,却不成想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两人还是骗过了自己。

    她探手从怀中取出一只寸许高的黑色石瓶,拔出瓶塞朝着手心一倒,一团金色沙粒一样的东西就淌了出来。

    沙心手掌一攥,将其朝着自己心口处的伤口一抹,金沙立即如同活物一般涌入了其中,将那还在渗血的伤口修补了起来。

    “没了心脏,你已经没有复活主人的可能了。我愿再给你一次机会,与我共享这具圣骸,如何?”厄脍看向沙心,第一次称呼了一声“主人”。

    “小紫,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心脏。”沙心没有回答他,只是手掌心处分裂而开,从中露出一颗龙眼大小的金属圆球。

    “看来你是打算与我对抗到底,那也就别怪我不念旧情了。”厄脍冷哼一声,身形一跃而起,朝着圣骸湖心落身而去。

    沙心手掌一挥,双手一掐法诀。

    金属圆球飞射而出,在半空中光芒大作,一具身高十丈的怒目金刚从中浮现而出,其浑身好似铜浇铁铸,身上錾刻出来铁衣袈裟,身后生有八臂,全都赤手,上面肌肉鼓胀,筋络暴起,看起来就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只见金刚眼中红光骤亮,身后八臂同时轰击而出,顿时裹挟起一阵狂暴风雷。

    厄脍见状,嗤笑一声,抬起一拳,迎面砸了上去。

    其身上千余玄窍光芒频闪,如群星璀璨,一拳即出,呼啸作响!

    漫天拳影如海啸一般铺天盖地狂涌而去,与金刚八臂轰然撞击在了一起,半空之中立即铿锵之声大作,卷起阵阵狂暴气浪。

    整个地底空间回响不断,轰鸣之声,震耳欲聋。

    另一边,已经重新坐起的“小紫”,身前重新出现了两具模样古怪的傀儡,一个虽人形俱备,却背后生有四道金属羽翅,另一人虽是兽形,如虎豹伏地,却长有一颗少女头颅。

    在其操控之下,两具傀儡一左一右,一上一下,朝着石斩风冲了过去。

书友们:大家好,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531344583 ",瓜分支付宝年终15亿大红包,每天可领一次,特大红包等你来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第九百七十五章 苦肉计

的精彩评论

9条回应:“第九百七十五章 苦肉计”

  1. 蟹道人主人要复活了说道:

    蟹道人主人要复活了,残魂在螃蟹核心里面
    因为靠近自己身躯,蟹道人越来越不对劲。当年跌落失落界面绝对是有意为之。也许自己知道自己无法突破最后一层成为道祖。所以临死时候把自己神魂一部分打入螃蟹体内,送其下去,或者早用预言术预测未来,做了诸多布置。

      自己身躯上有东西可以辅助突破大罗,吸引外人进入开棺。而因为打开封印必须用血脉之法。就必然会让皇族成员前来。

    而螃蟹又是复活的关键,回到仙界记忆逐步苏醒,现在有一个问题,韩立秘密没有对螃蟹保留,韩立的小瓶可是九元道祖珍惜之物,一旦复活,魔族大罗会不会起贪心,毕竟此物就连道祖都要争夺,虽然此物没有时间法则用处不大就是。

    三皇子处心积虑,他会不会偷偷进来,魔主会不会感应到仇敌复活也进来,封印是其设立的。

  2. 道祖设定的猜想说道:

    本章信息量巨大,解决了以前困扰我地很多疑问。

    1、进阶道祖并不是斩完三尸就可以进阶道祖的,而是要进过一次成功的合道“渡劫”才能进阶道祖。

    就好比韩老魔成功的度过天人五衰的煞衰后并没有直接进阶成太乙,而是在石穿空的护法下“渡劫”成功后才进阶成太乙境界。

    2、魔主目前处于大罗巅峰,可能他斩三尸并没有出现纰漏。一切都很顺利,只差最后一步的合道“渡劫”而已。

    合道应该是大罗最为虚弱的时期,需要准备万全且没有外界干扰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就好比韩老魔“渡劫”升级太乙时。魔主急于退位找接班人是因为已经做好了合道的准备。(比如开辟一个没有外人知道且外人不能进入的空间)

    3、斩完三尸的大罗巅峰与道祖的差距并不大,只是多一个新技能而已。

    就好比游戏中100级满级号不会获得新的经验一样,只会比99级的号多一丢丢经验和一个新技能而已。不像其他等级砍上不但会获得新的技能还会获得新的经验。

    也好比韩老魔度过煞衰没有进阶太乙时实力大涨,以至于有太乙的实力而没有太乙的技能而已。

    道祖也一样满级后不会获得更多的法力。道祖以后要想提升实力,只能去修炼其他的辅助技能。比如(炼制傀儡、提升宠物、锻炼肉体等等)

    4、升级道祖会获得什么新技能呢?贫道猜测应该是法则的掌控。

    真仙升级金仙获得新技能是“摄灵返源”可以大大减少法力的消耗。

    金仙升级太乙获得的新技能是“至净玉体”可以大大的提升修士的肉身之力。使得肉体灵性返璞归真,更加与天地相合。

    太乙升级大罗活动的新技能贫道猜测应该是:提升神识方面的技能,因为前面法力、肉身都提升了,就只有神识和法则这两大技能可以大幅度的提升修士的战力了。

  3. 凡人说道:

    深究魔君复生之法【瓶与球】
    首先说下复生需要什么:肉身+神魂

    肉身:圣骸+充足血气之力

    神魂:螃蟹后续会交代清楚

    关键词:撑天瓶  圆球

    螃蟹随着记忆的觉醒开始了本我、自我和超我的自我人生思考,进行了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要去哪里的深刻人性求索。真言门的小师叔已经长大了,我也突然意识到要做自己的事,离开有点舍不得。

    知道真言门小师叔瓶子事的除了盒饭大军就只有我蟹蟹了,而且忘语在之前的很多镜头给过螃蟹特写,比如跑跑体内绿光一闪只有螃蟹看到。铺垫了这么多镜头,螃蟹也没有盒饭就说明后续肯定有大坑要填。

    瓶子的作用,灵界时盗天瓶可以枯骨生肉,我想正版的充值玩家跑跑的瓶子这点功能一定是基础标配。但是问题来了,重生需要神魂引导,那么神魂呢。我才后续螃蟹会交代,而且螃蟹应该是知道了想起了魔君留下的后手,比如跑跑手里的球,里面是钥匙还是分魂?

    心妹子怎么就突然想到了办法,我想一定是螃蟹告诉的。想想螃蟹当时留在晨晨身边想想也是为了联系上我的心妹妹,从这个角度也说明心妹妹确实是衷心一片。

    换到魔主和魔君的事情,之前很多论坛里面的道友已经给过很多剧情了,我就不在分析了。

    后续剧情:

    心妹妹、石头二兄弟、鹅块老哥各怀心思,最终跑跑渔翁得利。

  4. 石穿空说道:

    有一种兄弟情,是成全。魔君惊才绝艳,天赋异禀,如果主修空间法则,大道可期,没有魔主什么事,但为了避免兄弟手足相残,宁愿另辟蹊径,以傀儡玄体入道。魔主对十三宠爱有加估计是看到当年兄弟对待自己的情景,感同身受。
    原文中厄脍:“哼,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当年即使没魔主插手,他也成功不了。”小道预测当时魔君合道成功率不高,兄弟两人做了最坏的打算,魔主最后现身应该是为了收拾残局。所以沙心对她师尊的合道失败全归咎在魔主的身上,以为是魔主的插手才导致她师尊身死道消。一番误会就这样产生了。

  5. 紫灵仙子说道:

    按照后面情节推进来看,十三必定取代魔主,不然对主角后期的帮助没有任何作用。大概率魔君是十三亲爹,魔主是杀父之仇,所以十三才能取而代之魔主,对主角后期才能有大帮助!

  6. 天南第一剑修说道:

    沙心说厄脍是叛徒,只能说明魔君和魔主是敌对关系。

  7. 蛟三说道:

    如何才能成就空间道祖?
    让我带着大家一起慢慢揭开这个隐藏在魔域的惊天秘密,讲述魔君与魔主之间的宿命纠葛,领略不一样的凡人。
    数百万年前,泱泱魔域诞生了两个惊世骇俗的兄弟。一个杀伐果断,手段狠辣,被称为魔主;另一个仁义善良,身具王气,被称为魔君。魔君曾经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厄脍和沙心二人颇具天赋,于是收他们为徒传授功法。
    魔主和魔君之间远没有这么简单,由于家族联姻,石穿空的母亲--狐公主,嫁给了魔主,魔主喜欢狐公主,然而狐公主其早已心有所属,那就是魔君。魔主发现后,想除之而后快,魔君与魔主同为大罗强者,一时瑜亮,谁也奈何不了谁。但魔主岂会甘心,其发现魔君的徒弟厄脍颇具野心,于是利用手段,策反其背叛了魔君,在魔君合道之时,联合魔主杀死了魔君,狐公主赶来时,魔君已然身死道消,只留下来一具骸骨,心爱之人身死,狐公主最后也选择了殉情,临死时恳求魔主能留石穿空一命……

    我想通过文中的蛛丝马迹来揭开石穿空之谜,在秘密一章中我们看这一段:“十三殿下,小人也是受人指示,才斗胆冒犯,我愿意背弃五殿下,转投至十三皇子麾下。而且我知道一个大秘密,是关于你的……”花镜元婴两手不断作揖求饶,口中再次飞快说道。然而石穿空没让他说出来就结果了他,我想:花镜所说的大秘密其实是关于石穿空的身世之谜。
    我们再看这一段“只见其双手在身前一个交错,虚空中的法阵便银光一闪,两只圆镜随即位置互换,带动着一股强大的空间之力扭曲开来。
    然而,照骨真人的大罗之躯强横无比,浑身骨骼更是坚如金石,在这个扭曲的空间之力中,竟然只是发生了些许扭曲拧转,没有受到实质损伤。”
    一片青色霞光一卷而出,地上凭空多出八座半尺高的白色石柱,一面白色骨牌,还有一块黑色浮雕。
    照骨强大的肉身可能得益于是其曾经进入过积鳞空境,在里面修炼过一段时间。而其在秘境中发现了这块黑色浮雕,也就是天煞镇狱功的一部分,伴随着浮雕同时他发现了个惊天秘密:那就是是石穿空其实是魔君的儿子而非魔主,而花镜间接的从其师傅哪里得知了这个秘密。
    同时我们通过这段:“这是……星狐羽衣?怪不得你在如此强力的爆炸中,竟然还能存活一息,原来是有此宝护体啊。当年都以为你那个狐媚子娘亲生前偏爱石破空,会将这件贴身至宝留给他,却没想到她竟然传给了你。”石斩风啧啧称奇,讥讽笑道。
    可见母亲要更偏爱石穿空一些。为什么呢?我猜测,三皇子应该是魔主之子,有狠辣之风,而十三应该是魔君之子,有仁义之风。究其缘由,大概是魔君身死,母亲希望能保住石穿空这个魔君世间的唯一骨肉,母亲不惜将贴身至宝--星狐羽衣留给了石穿空。在勾心斗角的魔域里,希望这件星狐羽衣能发挥一些作用吧。母亲的苦心也算没有白费,这件羽衣也的确救了石穿空一命。

    真正让魔君身死道消的原因就是仙界“大道唯一”,即使至亲的人也不例外。魔主和魔君在魔域中都可以用天才来形容,天资卓绝,我想他们应该同时领悟的是空间法则。只不过走的途径不同,魔主应该像正统的仙人一样--以法证道,通过空间功法凝炼空间之丝来领悟空间法则;而魔君应该走的是玄仙一途,以体证道,修炼天煞镇狱功开玄窍,强化肉身,成就无上道体来感悟空间法则。
    饶是魔主和魔君这样惊才绝艳的天才,也只能将空间法则领悟到大罗后期,离成就至尊道祖也仅差一步。魔君提前合道,冲击道祖,遭到爱徒背叛,落得身死道消。
    我们看这句: “哼……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即使没有魔主插手,他也成功不了。”厄脍冷哼一声,开口说道。
    厄脍自认为他师傅无法走到最后一步。两种极致,究竟哪一种能成就空间道祖呢?
    我想魔君是有遗憾的,当年蟹道人所说的遗愿就是死去的魔君的愿望,所以我认为魔君应该会复活,看见复活的魔君一头白发,我或许不会惊讶!因为他未了的遗愿需要靠石穿空来完成。在下以为积麟空境中真正的主角是石穿空而非韩立。魔君会复活,但不会活太久,交代一下后事,魔君可能会把圣骸传给石穿空,然后去入轮回,届时石穿空将成为魔域唯一一个通过“法体”两种途径同时感悟空间法则之人,成就空间道祖不远矣!也不枉作者花费这么多笔墨嘛。

    真言门副本对应一个“时”字,逍遥宫副本其实对应一个“空”字,也许这才是时空迷踪的含义。

  8. 六花夫人说道:

    感觉六花夫人是三皇子的人呢~~

  9. 世间己无张居正说道:

    魔君的身份,苦肉计(魔君,魔主——主魂,分魂。积麟空境副本实乃此二位顶尖棋手间的对弈)
       本章伊始:狭路相逢的厄脍和沙心二人展开了激烈争执——在厄脍看来,沙心和自己目的是相同的,就是夺取圣骸并以此进阶大道,从而离开积鳞空境这片牢笼,既如此何必打打杀杀?两人将圣骸平分不就完了吗?没想到沙心给出了这样的回答:“你以为我这次找你联手,为的是和你一样的苟且目的?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实话告诉你,我已经找到了复活主人的方法了。”沙心嗤之以鼻道。
      沙心居然能够复活圣骸——也就是沙心和厄脍的师傅?那问题来了,怎么复活?既然有复活的方法,为什么早不复活?偏偏这个时候复活?难道是因为蟹道人来了。。。
       对于蟹道人的身份,或者说蟹道人前主人的身份,其实韩老魔早已有所怀疑,原因无它,蟹道人来到积鳞空境后的觉醒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我们来回顾一下:
       856章打不过就跑:“无妨,那些金针倒是刺激到了我的记忆,让我又想起了一些事情。”蟹道人声音浮现出丝丝起伏。
    “哦,可是关于积鳞空境的?”韩立心中一动。
    “有些是,也有些不是,这次想到的东西有些多,而且很杂,我整理了许久,才理出一点头绪。”蟹道人有些不置可否的说道。
    “哦,具体有哪些东西?”韩立立刻追问道。
    “大多数是积鳞空境深处一个名为逍遥宫的地方的,还有两个人名,一个叫厄脍,另一个叫沙心。”蟹道人说道。
       就在这次,之后蟹道人之后还传给了韩老魔“羽化飞升功”,虽然蟹道人之前也有过多次觉醒,但这次觉醒可以说是跨越性的,因为这次他回忆出了准确的地名(从血色祭坛处的壁画来看,逍遥宫应该即大墟),人名,甚至完整的功法!
         蟹道人的觉醒仍在继续,之后他甚至开始指导韩老魔的行动——在“神秘雕像”一章中,他指导韩老魔取得了记录有天煞镇狱功前三层功法的雕像,并在之后传授给了韩立玄文,以使其能够修炼玄文记载的天煞镇狱功。也正是在这一次,他还对韩老魔面授机宜——第891章突飞猛进:“在青羊城里,我陆续记起来了许多事情,有些事情很……重要。总之,我会暂时跟在晨阳身边,为接下来的一件大事做准备。之后,我会前往玄城,到时候你也一同前往。”蟹道人思量片刻后,开口说道。
    “我原本也打算离开青羊城,一边打探紫灵消息,一边前往玄城,石穿空人还在那边,我不能不管。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便跟随你一起前去。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先告诉我,你所图谋的大事,究竟是什么?”韩立蹙眉问道。
    “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你只需要尽快修炼《天煞镇狱功》,尽可能地提升你的实力,这样才能应对将要发生的那件事情。”蟹道人摇了摇头,说道。
    “你何时会去玄城?”韩立又问道。
    “到时候你自会知道。不过近三四年内应该不会动身,这段时间你要尽可能把握。”蟹道人缓缓说道。”

        面对蟹道人的嘱咐,韩老魔有些一头雾水,但事实证明之后的事态发展完全如蟹道人所料,五城会武提前结束,玄傀联手共探大墟。“大事”果然发生了!在进入大墟后,蟹道人再次来访,交给了韩老魔一枚玉简,韩老魔在蟹道人玉简纪录的信息指导下,成功潜入血色祭坛密室,得到圆球信物,并在之后进入天机殿血池空间内,见到了厄脍与沙心对峙的这一幕,贫道不客气的说,在 “突飞猛进”这一章之后,某种程度上来说,韩老魔成为了棋子,而蟹道人才是幕后的操纵者。。。

       在进入大墟后,韩老魔感觉到其与蟹道人的神魂联系越来越弱,这其实是蟹道人进一步自我觉醒的标志,以至于如今韩老魔都已经开始怀疑所谓的圣骸,也就是当年的魔君就是蟹道人的主人!但事情真的是这么简单吗?贫道认为是也不是,蟹道人的前主人是“魔君”没错,可蟹道人身上有“魔君”的神魂,也就是说前面的一系列操作都是“魔君”主导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原因有二:

    其一,仙界篇从未出现过如此具有自主意识的   傀儡。在仙界篇曾出现过很多强大的傀儡,如来自圣傀门的可以成长的连协傀儡,冥寒仙府的铜人傀儡,金甲傀儡,九幽族的幽魂虫傀儡,可这些傀儡即使强大如九幽族的幽魂虫傀儡,也都没有足够的自我意识,能够如蟹道人一般能够成为积鳞空境副本的幕后操纵者。或许有道友要说,也许“魔君”天纵之才,能够研发出这样的傀儡呢?可问题是,在大墟秘境之中,也并没有出现此类型的傀儡,就连接近的都没有。就说“魔君”傀儡术的传人,沙心使用的傀儡,也不过就是用神念晶丝所微操的傀儡,并无自主意识。而在血色祭坛密室中的黑色石棺上,所绘制的傀儡明显也是用神念晶丝所微操的傀儡。我们有理由相信,此种傀儡术应该就是“魔君”所研制出的最强傀儡术了。。。这样的话,那蟹道人是怎么回事?答案呼之欲出——其就是因为身具“魔君”魂魄,才具有如此强的自主意识!

    其二,“蟹道人来访”一章中的诡异一幕:韩立正思索,突然肩头有人轻轻一拍。
    这一下事先毫无征兆,其一惊之下,豁然转身,同时身形闪电般往后退去。
       退到一半,他的动作忽的停住,紧绷的脸也松懈了一些。
       一个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韩立身后,确是蟹道人。
       众所周知,蟹道人不过金仙修为,而韩老魔太乙初期修为,其神念在五层炼神术的加成下恐怕堪比普通大罗,可其居然能走到韩老魔身前拍其一下方被发现。这神魂是得有多强大啊。。。而且之后蟹道人与韩老魔的对话中,明显流露出了其上位者心态:“不过你此刻施展的是什么高妙手段,气息隐匿的如此之深,就算是我也差点没有发觉,难怪敢夜探傀城驻地。”什么叫就算是我也差点没有发觉?蟹道人似乎觉得很不可思议,那它的真实身份恐怕也就不言自明了吧。。。
     正是因为蟹道人(魔君神魂)的来到,沙心才选择在此时复活“魔君”,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傀城大兵压境玄城之时,身在玄城的“蟹道人”就已经趁机与沙心或会面或传讯,也正因此,沙心才决定在此次秘境之行中复活魔君,那具体如何复活呢?咱们接着往下看。
      面对沙心复活魔君的说法,厄脍嗤之以鼻,对沙心极尽讽刺之能事,两人的对话中透露出不少有用的信息:
    一,               魔君当年之所以陨落,是因为合道失败,所谓合道,具后文沙心所说就是进阶道祖。
    二,               魔君之所以合道失败,是因为合道关键之时遭到魔主打断,而厄脍正是内应
    那这样的话问题来了——既然魔主是这场斗争的胜利者,那他为何不将魔君的忠实弟子沙心一脉彻底斩杀呢?又为何要完整保留圣骸置入水晶棺中呢?既然圣骸有助于太乙修士进阶大罗,那他何不取去给自己的子嗣使用呢?贫道认为魔主是在钓鱼,他等的就是蟹道人携魔君神魂归来复活魔君的这一刻!至于具体原因,请容贫道稍后再述。。。
    接下来对话继续,面对不予就范(平分圣骸)的沙心,厄脍亮出了杀手锏——唯有皇族血脉才能开启水晶棺,这也解释了为何厄脍在前面极为危急的情况下,仍要冒险抓走石穿空的缘由了。至于开启水晶棺为何需要皇族血脉,这恐怕是魔主当年所留的一道后手了。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此时大皇子占了出来:“厄城主此言差矣,我们圣族虽然血脉珍稀,却不止十三弟一人有。而我的,反而还要更加精纯一些的。”不等沙心答话,其身后忽然闪出一名头戴罩帽的高大身影,朗笑着说道。
      很显然,大皇子已经和沙心达成了协议,而这在前文中早有伏笔——在第920章“协作”中出现的神秘黑衣人正是大皇子一行。
    听得大皇子一言,厄脍恼羞成怒立刻向其出手,其出手威势极大,韩老魔见此心中骇然——先前厄脍明明遭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势,才过去没多久,竟然就已经恢复到了如此地步?那是谁帮助厄脍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恢复了伤势呢?只能是在血色祭坛中救他的六花!
     话说回来了,六花救厄脍一事透着诡异,要知道,厄脍可对六花没安什么好心啊。
    第952玄修神物:厄脍身旁很快只剩下了六花夫人一人。
    “怎么,六花道友不去寻一下宝吗?”厄脍看了六花夫人一眼,问道。
    “老夫年岁大了,一把老骨头哪里还能抢得过他们这些年轻人,再说这雾海中虽无天灾,却有人祸,还是跟在城主身边安全一些。”六花夫人咧嘴笑了笑。
    “六花道友看得通透。”厄脍点头笑道,自顾自的继续向前而行,不过速度也放慢了不少。
    “说起来,城主你先前不是说这里硫焱血云不多,现在却一下子就出现了两团,情况似乎有些奇怪啊。”六花夫人摇了摇头,说道。
    很明显,当时厄脍是在诱导六花去取硫焱血云,并以此来控制六花,这一点六花当时就应该有所怀疑,并未去取。而之后在血色祭坛中,厄脍用硫焱血云控制诸位城主,他的用心已经昭然若揭,而本就有所怀疑的六花这时肯定已经完全明白了——这厮之前连我都想阴!那他为何还要救厄脍呢?按说当时他拍拍屁股就走,正急于斩杀厄脍的沙心根本不会阻拦!可他反倒救了厄脍,并在之后帮助厄脍恢复了伤势。为什么?贫道觉得这是由其身份立场决定的,六花是谁的人?魔主的人,也只有魔主的人会不计得失帮助厄脍,以阻止沙心一脉复活魔君的企图。当然了,事情也并非那么简单,关于这点咱们最后再说。
      厄脍对大皇子的搏命一击在被昆玉延缓后,最终被“小紫”以傀儡大阵挡住。小紫之后顺势用大阵困住厄脍,而沙心则趁此良机施行其复活魔君的计划——用大皇子的精血打开水晶棺,并从自己的体内掏出魔君的心脏!却原来魔君遇难后,沙心一将魔君的心脏供养于体内,以至于自身修为并无寸进,甚至还有所消退!沙心的忠义让人叹服,可惜这时大皇子突然反水,一举击伤沙心,并夺过魔君心脏,而厄脍也在此时击破“小紫”傀儡大阵的封锁,脱困而出。却原来,前面意图击杀大皇子的一幕不过是厄脍与大皇子上演的一出苦肉计,两人早就串通好了。。。
        此时,重新占得上风的厄脍以心脏已失,沙心已无法复活魔君为由,再次提出和沙心共分圣骸,遭到沙心的拒绝!忠于魔君的沙心不顾重伤,意图夺回魔君心脏,于是乎大战再起,至此本章结束。

    本章结束但留白无穷,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魔主和魔君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为何魔主在插手魔君合道并至其死地后,并未将沙心一脉斩尽杀绝,反而将魔君尸体置入水晶棺妥善安置呢(又或者是魔主放任沙心等人对圣骸的处理方式)?贫道来猜一猜。魔主魔君本为一体,魔君(也就是所谓的蟹道人前主人)为主魂,魔主为分魂,魔主在外统治魔域众生,魔君则周游各界寻找机缘,体悟天道——曾入百造山假称解缙元(这也是蟹道人为何如此熟悉花枝的原因了),在积累足够后,魔君返回魔域创积麟空境,做冲击道祖前的最后准备工作,并收厄脍,沙心为弟子。又经过若干年的准备,魔君终于决意开始冲击道祖境,却不意厄脍告密,魔主在其合道关键之时赶到意图取而代之(分魂成为主魂),经过一番争斗,魔君失败,在身死之际将其魂魄附在傀儡蟹道人身上,并用其之前准备的后手破界,将蟹道人送至下界以逃避魔主的追杀。其尸骸按照魔君合道前的指示(后手),由沙心置入水晶宫封存,而其心脏则由沙心置于自身体内滋养,以待蟹道人携魔君魂魄返回后实现复活大计。至于复活方式则是——心脏入尸骸,启动泣血大阵重塑血肉,魂魄入体!这一切,作为胜利者的魔主并未阻拦,他要以此为饵,引诱魔君魂魄归来将其吞噬!因为若非如此,作为分魂的他将无望进阶道祖。经过多年等待,其利用主魂与分魂间感应已经感知到魔君主魂已经逐渐觉醒,其猜测魔君主魂(蟹道人体内)即将重返积麟空境以实现本体复活,而这也是其吞噬主魂的良机!一旦其吞噬主魂成功,由于这些年积累已经足够,其马上就将冲击道祖境!也正因此,他才宣布要选出下一任圣主(821章选举大典),因为一旦开始冲击道祖境,他就无暇管理魔域了。。。说到这里,贫道还有个脑洞——所谓开辟魔域的天煞圣皇是否就是魔君,魔主的前身呢?天煞圣皇因故身亡,其神魂分裂为魔主和魔君,魔君为主,魔主为辅,此二魂本来商定好一个管理魔界俗物,另一个专心寻找冲击道祖境的方法。待冲击道祖境成功之时,二魂自动合二为一,殊不知在主魂冲击道祖境的关键时刻,分魂反悔意图反客为主,以致功败垂成。。。若真如此则解释了下面这一幕——第833章觐见:他的视线在幽冥圣母上略一停留,很快便移开视线,望向天煞圣皇,眉头忽的一皱。天煞圣皇的雕像,他今日绝对是首次见到,但这尊雕像隐隐给他一种熟悉之感,似乎以前在那里见过一般。韩立为何对天煞圣皇的雕像产生隐隐熟悉之感?因为天煞圣皇就是蟹道人体内神魂的前身啊!若真如贫道所猜,那此次积麟空境副本的圣骸之争就是魔主,魔君两位顶尖棋手的对弈。对于魔君(蟹道人体内分魂)而言,其知道魔主也在等待这次机会,故其必须等到心脏入体,泣血大阵重塑肉身之后方魂魄归体,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瞬间恢复部分实力与赶来的魔主相抗。而魔主则需逼魔君魂魄提前现身,以实现轻松的吞噬,这也是其代言人六花帮助厄脍的原因。但这个逼也是有讲究的,讲究个度!若其在厄脍被沙心算计前就出手,那沙心毫无把握之下就不会实施复活魔君的计划,魔君魂魄(蟹道人体内)也就更加不会出现。只有制造出这种微妙的形势——厄脍一方稍占上风,但似乎只要魔君魂魄(蟹道人体内)出手就能立刻扭转乾坤的假象,才能逼魔君魂魄提前现身!当然了,魔君魂魄(蟹道人体内)也并非没有后手,他的后手就是韩老魔!在如今的形势下,蟹道人完全可以传音给韩老魔,让韩老魔替其出手扳平局势,而自己则继续隐于一旁。最后,还有这么一种可能,沙心被夺走的魔君心脏为假,而真的心脏在韩老魔手中的圆球当中(血色祭坛旁密室所取),若真如此,则接下来蟹道人会马上传音给韩老魔让其趁沙心,厄脍大打出手之际赶至圣骸处,将真的心脏投入圣骸之中,之后立刻将圣骸与韩老魔传送至另一空间之中,而蟹道人正在那里等着他们。。。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咱们还是静待忘大神雷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