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

第八百零八章 离城

    “他在这里,我想你应该有些事情要问他,就留下了他的元婴。”韩立说着,抬手将掌中的花镜元婴朝石穿空扔了过去。

    石穿空略微一呆,但还是一把抓住了花镜的元婴。

    他目光四下一扫之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随即眼中泛起极度仇恨的光芒。

    “十三殿下,小人也是受人指示,才斗胆冒犯,我愿意背弃五殿下,转投至十三皇子麾下。而且我知道一个大秘密,是关于你的……”花镜元婴两手不断作揖求饶,口中再次飞快说道。

    哪知石穿空丝毫没有听花镜元婴的意思,手上银光大放,五指猛地合拢。

    花镜元婴顿时黄芒狂闪,被捏的变形,声音戛然而止。

    “等等,你不能杀我……我师尊乃照骨真人,你们胆敢杀我,他老人家定会为我报仇……”花镜元婴奋力运起全力挣扎,尖叫。

    石穿空充耳不闻,手上银光暴涨,狠狠一握。

    顿时,花镜元婴只来及发出了一声惨叫,就碎裂而开,变成了点点黄光。

    韩立眼见此景,眉头微皱,欲言又止。

    石穿空和那个祁老关系深厚,祁老沦陷催眠法则自爆而亡,石穿空心中悲愤并非自己可以想象。

    “此番又是多亏了厉道友力挽狂澜。”石穿空情绪恢复了一些,起身拱手谢道。

    “石道友客气了。不过那花镜最后的话,我觉得还是不要无视比较好。那位照骨真人应该是一位大罗境存在吧。”韩立摆了摆手,如此说道。

    “不错。现在的情况看起来比我预想的还要糟糕,稔山城也已经不安全,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石穿空翻手取出数枚丹药服下,点点头说道。

    他们此前的战况激烈,动静不小,虽然到现在都没有人过来探查,但消息怕是不出半日,便可通过一些眼线传到某些人耳中。

    “那他们呢?”韩立点了点头,看向一旁地上的黑面老者和粉裙少妇。

    他之前的情况能保下石穿空已实属不易,根本不可能去顾及其余人。

    此两人所受之伤,远比石穿空重的多,此刻虽然已经醒转,但根本无法动弹。

    花镜施展的秘术几乎将他们体内元气抽空,而且还大损根基,能否恢复过来都是两说之事。

    “那些人的目标是我,只要我离开稔山城,他们应该不会再对这里出手了,还是留他们在此养伤吧。”石穿空考虑了一下后,说道。

    “也好。”韩立点了点头。

    “厉道友在此稍等片刻。”石穿空说了一声,挥手发出一股紫光,托起黑面老者和粉裙少妇的身体,又将周围搜寻了一遍,将祁老等人的尸体和遗物卷起,转身朝着远处飞去。

    韩立则在原地盘膝坐下,运转功法炼化体内药力。

    片刻之后,石穿空飞了过来,韩立收功站起。

    “走吧。”石穿空掐诀祭出乌神飞梭。

    两人飞身飘上,而后飞梭化为一道黑影,瞬间消失在远处天际。

    ……

    稔山城外,石穿空驾驭飞梭刚刚飞出城池地界,还未来得及全力增速,就看到迎面有一道红色光影正疾驰而来。

    “太乙境巅峰……又来一个?”韩立目光一闪,眉头紧蹙道。

    石穿空也是眉头紧锁,神色紧张,当即止住了飞梭。

    “十三皇子殿下,我奉三皇子之命,前来接应你们。”相距千丈之外,那道红色光影主动停了下来,当中现出一辆血影飞车,上面站着一名红衣男子,以神念传音道。

    “可有凭证?”石穿空闻言,与韩立对视一眼后,传音回道。

    红衣男子没有说话,抬手一挥,一道红光裹挟着一件事物,朝着这边飞射而来。

    石穿空略一犹豫,还是抬起一只手掌,隔空将那事物摄住,缓缓收到了身前。

    韩立目光扫过,但见其手掌之中,多出来了一块巴掌大小的半月形玉玦,上面似乎有什么图案雕刻,但线条有些纷乱,一时间也看不真切。

    石穿空倒是目光微微一闪,另一只手掌一翻之下,掌心中也多出来一块大小形状一模一样的玉玦,上面同样有着许多线条。

    只见其两只手各拿着一块玉玦,往一起拼凑着一对,两半羊脂一样浓白的玉玦上就亮起一片柔和白光,继而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块圆形玉佩。

    玉佩之上线条相接,组成了一个头生双耳的女子侧影,不过是简单勾勒而已,却显得极为传神,将女子略带幽怨却又饱含柔情的神态,生动地传递了出来。

    韩立看得出来,这块玉佩材质不俗,但却并非是什么重要的仙家法宝。

    不过,其对石穿空似乎颇为重要,他手捧玉佩查看的时候,眼神异常柔和,脸上甚至还浮现出了些许追忆之色。

    “信物没有错,应该是三哥派来的。”石穿空点了点头,说道。

    另一边,红衣男子见状,这才继续飞掠而来。

    其容貌颇为年轻,脸上棱角不甚分明,五官线条看起来颇为柔和,唯独一双眼睛颇为狭长,看起来就像两柄长刀,闪烁着锐利锋芒。

    “在下成血,乃是三皇子麾下部属,奉命前来接应十三皇子,负责护送你们返回夜阳城。”红衣男子来到近前,抱拳说道。

    “你就是血滴侯?以前听三哥提起过,说你一直在万余城外的彦波山脉活动,绞杀进犯魔兽无数,是他的左膀右臂,幸会幸会。”石穿空显得有些讶异,忙开口说道。

    “十三皇子殿下怕是记错了,我之前的活动范围,一直是在南荒域北界的落尘矿渊,可从未去过万余城。再者说了,就我这点微末道行,哪里算得上是三皇子的左膀右臂?”血滴侯闻言,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笑着说道。

    “抱歉,这一番试探,若是冒犯了血滴侯,还请见谅。”石穿空听罢,这才相信了血滴侯的话,又抱拳施了一礼。

    “无妨。殿下小心谨慎,这是好事。”血滴侯闻言说道。

    其说话的同时,目光时不时地总要落在韩立身上,显然对他十分感兴趣。

    “这位是厉寒道友,与我一路同行,多次救我于危难,实在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石穿空见状,解释道。

    韩立闻言,随即冲对方抱了抱拳。

    后者神色一敛,也向韩立抱拳致意。

    “不知殿下如今是作何打算?”血滴侯问道。

    “先前是打算自稔山城内,乘坐传送阵前往楚禹城的,可惜在我自家地盘让人摆了一道,城内的传送阵也遭到了破坏,现在只有想其他办法前往楚禹城了。”石穿空苦笑了一声,说道。

    “前往楚禹城,莫非是为了遁空传送阵?”血滴侯问道。

    “不错,楚禹城里有南荒域唯一的一座遁空传送阵,虽然无法直接回到夜阳城,但是却能直接到达临圣域的蒲牢城,算是回到圣都最快的路子了。届时即使不再使用传送阵,直接飞回夜阳城,也不是什么难事了。”石穿空点了点头,说道。

    “遁空传送阵虽说能够进行跨疆域超远距传送,使用起来却有诸多限制。一般需要具有公以上爵位才能申请使用,并且若非因公使用,就得自行支付运转大阵的所有费用。殿下你……”血滴侯有些迟疑道。

    “我的确没有爵位,但是血滴侯或许不知道,我在广源斋中还有另一重身份,这个身份同样赋予了我一次调用遁空传送阵的权利,至于需要支付的费用,我也自有办法。现在难的是如何顺利到达楚禹城。”石穿空点点头,说道。

    “楚禹城位于南疆域最北端,是南疆域距离圣都所在的临圣域最近的一座城池了。既然稔山城的传送阵已经毁坏,要想再传送去楚禹城,也就只能去寻找其他城池了。不过,临近的其他城池距离都太过遥远,怎么也都得十年吧。”血滴侯略一沉吟,又说道。

    “十年时间……恐怕中间会横生变故。”韩立闻言,蹙眉说道。

    “圣域疆域太广,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路上小心一些,应该问题不大。”血滴侯眉头微微一蹙,开口说道。

    “血滴侯道友可知此番在稔山城里作乱,导致我们无法传送的家伙是谁吗?”石穿空话锋一转,说道。

    “是谁?”血滴侯疑惑道。

    “花镜。”石穿空说道。

    “五公主的手下,怎的连她也对你出手了?”血滴侯有些惊讶道。

    “关键是我们联手斩杀了花镜,他临死之前称自己的师傅照骨真人收到他的死讯,会立即追杀而来的。”石穿空苦笑道。

    血滴侯一听此言,眉头立即皱的更紧了。

    “照骨老鬼乃大罗修士,又长期在南疆域的地幽谷里闭关,此人最是护短,又对花镜这个弟子青睐有加,他若是追来的话,我自问拼掉这条性命,也无法护你们周全,到时候可就要辜负三皇子的嘱托了。”血滴侯长叹了一声,说道。

    “所以厉道友才会说,十年时间太久了……”石穿空叹息道。

    其一语说罢,三人皆是沉默了下来。

    “十三皇子,我有一个法子,或许能够解决当前困境,就是不知道你们敢不敢尝试?”过了许久,血滴侯忽然眉头一挑,开口说道。

    “且先说来听听。”石穿空精神一振,说道。


书友们:大家好,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531344583 ",瓜分支付宝年终15亿大红包,每天可领一次,特大红包等你来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第八百零八章 离城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