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

第八百零五章 中招

    “抱歉,方才情况紧急,虽发现有些异常但已不及收手。”韩立有些歉意的说道,抬手再次一招。

    话音落下,一团银色火焰从飞射而出,落在其身旁,“哗啦”一声,一个身体从中掉下,正是黑面老者。

    他断成两截身体已经拼接在了一起,不过气息委顿。

    黑面老者体内似乎被下了某种禁制,此刻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用一种仇恨的目光看着韩立与石穿空二人。

    而那团银色火焰滚滚一凝,化为了精炎火鸟,一闪之下便没入了韩立体内。

    石穿空对韩立之言仿若未闻,神情复杂的望了地下的黑面老者一眼,然后目光一转,死死盯着不远处的黄袍男子。

    “阁下好眼力,只凭零星的一点线索,就能推断出这么多,佩服,佩服。”黄袍男子上上下下打量着韩立,抚掌笑道。

    说话之间,他脸上的黄芒飞快飘散,露出下面的容颜。

    此人戴着半张银色面具,遮住了左边半张脸,露出的右半边脸肤色白净光滑,看起来是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

    细看之下,这半张脸上脸上竟然施了粉黛,脸腮嫣红,嘴唇上也铅红一片,看起来非男非女,很是诡异。

    “花镜,是你!”石穿空似乎认得此人,厉声喝道。

    他随即全身突然颤抖起来,双目中浮现出一根根血丝,透出极度痛苦的神情,全身气息剧烈紊乱,隐隐有爆发开来的趋势。

    韩立眉头微皱,身影一晃出现在石穿空身旁,挥手发出一股青光,没入其体内。

    石穿空身上紊乱的气息立刻平息不少,眼中血丝消退不少,神情也略微平复。

    “石道友,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此人实力不弱,法则更是诡异……你似乎认得他,可知其底细?”韩立飞快传音问道。

    那面具男子修为高深,已经达到了太乙后期,手中魔宝更厉害非常,远非祁老等人能够相比。

    方才二人简单交手,他动用了六柄青竹蜂云剑,也未能占到丝毫上风。

    “此人名叫花镜,是我五姐石竞妍的得力手下,修炼的是类似催眠的法则,能够在不知不觉间操控人之五感,祁老他们恐怕正如你猜测的那样,中了此人的暗算。”石穿空闻言,深吸一口气,勉强恢复了平静,传音回道。

    韩立闻言,眉头再次一皱。

    先前在十患山脉和雄踞城是大皇子石斩风,如今到了稔山城,又冒出一个石竞妍,石穿空在魔域的这些兄弟姐妹们,看来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是五姐派你来的吧,她的目的是什么?”石穿空踏前一步,眼中隐现血芒的看向花镜,寒声说道。

    “十三皇子殿下何必明知故问,虽然五殿下命我将罗吒琵琶和你的人头一并取回去,不过想不到你身边有如此高手,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咱们不妨打个商量,你将罗吒琵琶交出来,我立刻转身走人,如何?”花镜手捏兰花指,瞥了韩立一眼,低声浅笑道。

    韩立听闻此言,没有说话。

    “笑话!你擅闯我稔山城,还害死了我那么多手下,今日休想活着离开此处!”石穿空一字一字的说道,杀意四溢。

    “啧啧,不过是死了一个老奴和几条狗罢了,十三皇子何必如此大动肝火,这般失态,可有损你身上高贵血脉的颜面呐。”花镜单手掩嘴,啧啧怪笑道。

    石穿空不再多言,身形如电扑出。

    他怀中银光一闪之下,罗吒琵琶浮现而出,十指飞快拨动之下,无数音符般的银色符文从中飞射而出,一凝之后化为数百枚银色风刃,速度陡增倍许,发出骇人的嗤嗤破空之声,暴雨般向花镜电射而下。

    这些银色风刃不仅极快,同时也忽隐忽现,仿佛幽灵一般,给人一种眼花缭乱,无可躲避之感。

    花镜看到罗吒琵琶,双目微微一亮,贪婪之色一闪而过,身形却如风般向后倒射而出。

    就在此刻,他身后雷光一闪,三柄金色飞剑无声无息的浮现而出,略微一颤,便幻化出密密麻麻的金色剑影,铺天盖地的一压而下,阻拦住了他的退路。

    花镜见此,面色丝毫不变,抬手一挥。

    其头顶黄芒一闪,多出了一只土黄色的精巧小钟,一声钟鸣般的巨响过后,耀眼的土黄色光芒从小钟上散发而出,滴溜溜一转后化为一个土黄色的巨钟虚影,将其身体罩在其中。

    下一刻,无数金色剑影和密密麻麻的银色风刃便飞射而至,斩在巨钟虚影上。

    刹那间,巨钟虚影表面灵光荡漾不已,但却稳如泰山,轻易挡下了二者的攻击。

    石穿空眼见此景,面色一沉,手中法诀一变。

    那数百银色风刃立刻飞射而起,围绕着土黄色巨钟盘旋飞舞起来,仿佛数百银色燕子。

    而石穿空手指飞快拨动琵琶,铮铮之音中,数百银色风刃立刻朝着一处汇聚而去,瞬间化为两轮数丈大小的银色弯月。

    两轮银色弯月银光闪闪,散发出阵阵“轰隆隆”的巨响之声,似缓实急的斩向土黄色巨钟。

    花镜一见两轮银月如此声势,眉头也微微一皱,两手立刻一挥,身周的土黄色巨钟虚影骤然一亮,变厚了倍许。

    同时无数土黄色符文在上面密密麻麻的浮现而出,散发出一股山岳般厚重的土之法则之力。

    下一刻,两轮银色弯月斩在巨钟虚影上。

    空间波动一起,两轮银色弯月竟然无声无息没入其中。

    几乎形成实质的土黄色巨钟,还有上面厚重无比的法则之力,尽数形同虚设了一般。

    “什么!”

    花镜眼见此景,心中一凛,脚下猛地一踏虚空,身体化为一道黄影往后倒射而去。

    但就在此刻,花镜后方人影一花,韩立的身形凭空浮现而出,虚空一拳猛击而出,印在土黄色巨钟上。

    “铛”的一声巨响!

    土黄色巨钟嗡嗡作响,虽然没有碎裂,但散发出的黄芒却狂颤不已,形成一道道黄色波纹,冲击在花镜的身上。

    花镜倒射的身形顿时一慢,立刻便被那两轮银色弯月追上。

    两轮银色弯月交叉斩在他的身上,两股尖锐的空间法则爆发。

    “噗嗤”一声闷响,花镜的身体顿时炸裂而开,血肉横飞,化为一滩烂泥。

    “祁老,我已经为你报仇,你一路走好……”石穿空面色一松,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

    “不对!”韩立面色突然变得极为凝重,沉声喝道。

    石穿空抬眼望去,面色也是一变。

    只见那团爆裂的血肉忽的一闪,变得透明起来,然后飞快变淡消失,竟然只是一道幻影。

    韩立双目紫光大放,豁然朝着周围望去,同时庞大神识之力也弥漫而开。

    “十三皇子殿下就这样就想杀掉我?真是令人伤心呐!不过我花镜若是只有这点能耐,怕是坟头草都要过丈了吧。”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数百丈外飘出,同时花镜的身形一闪浮现而出,面露讽刺之色。

    他头顶黄芒一闪,一面黄濛濛的铜镜冉冉升起。

    铜镜尺许大小,通体散发出一道道晶光,边缘处雕刻了一圈蝌蚪状花纹,中央处却是一朵鲜红的花朵,开的异常绚烂。

    韩立看向那黄色铜镜,视线顿时被那鲜红花朵吸引。

    那铜镜轻轻旋转,上面的鲜红花朵随之转动,仿佛活了过来一般。

    “不好!”他豁然惊醒,脑海庞大的神识之力猛地一颤,然后滚滚运转开来。

    他的脑海之中不知何时浮现出一道道红影,缠绕在他的神魂之上,正在向内渗透而去。

    不过韩立庞大神识之力怒涛般运转起来,立刻将那些红影卷入其中。

    数声裂帛之声响起,那些红影顿时被绞碎吞没,消失无踪。

    韩立脑海中顿时一阵清明,轻呼出一口气,然后目光如刀的望向花镜。

    “咦,想不到阁下的神识之力也如此强大,竟能强行挣脱我的花镜之术,佩服,不过……”花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咧嘴诡异一笑。

    韩立心中一凛,凝神戒备。

    就在此刻,“嗖嗖”两声锐啸,两道白影一左一右的射来,闪电般击向他的身体。

    韩立面上变色,体表金光一闪,立刻化为一道残影朝着旁边躲闪而去,险险躲过两道白影的袭击。

    他的身形一闪出现在数百丈外,面色难看的看着正身处自己原本位置的石穿空,沉声说道:“石道友……”

    “贼子,纳命来!”

    此时的石穿空目眦欲裂,再次冲韩立飞扑而来,手中罗吒琵琶铮铮而弹,无数银色音符从中狂涌而出,随即一凝化为漫天银色风刃,朝着韩立爆射而去。

    而那两道白光在半空转了一圈,再次朝着韩立打去,却是两柄白色玉尺。

    石穿空张口喷出两团精血,一闪没入两柄玉尺内。

    无数白色符文从玉尺上狂涌而出,滴溜溜一转之下,两把玉尺瞬间化为两团宫殿大小的朦胧白色光团,发出闷雷般的隆隆之声,朝着韩立一压而去。

    韩立眉头一皱,身上金色雷光一闪,整个人瞬间消失无踪,下一刻凭空出现在了石穿空身后不远处。

    “石道友,还不快醒来!”他沉声大喝,声音洪亮如雷,好像狮虎咆哮,更隐隐带有几分梵音之感。

    这是他以前学过的一门佛门狮吼之术,具有震魂破幻的神通。

    但石穿空对于韩立的狮吼之术竟毫无反应,闪电般转身,五指猛然一挥。

    五道紫黑魔气从他指尖飞射而出,化为一只紫黑魔爪,上面缠绕着一团团紫黑火焰,迅疾无比的朝着韩立当胸要害处一抓而下。


书友们:大家好,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531344583 ",瓜分支付宝年终15亿大红包,每天可领一次,特大红包等你来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第八百零五章 中招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