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坦白

    待韩立等人离开后,原地就只剩下了雷玉策和苏荌茜几人。

    不知为何,靳流眼看着韩立的身影消失在天边,心中微微一松,好像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突然放松了一些。

    对于这个他始终看不透的人,他不管表面如何,心里的警惕和防备始终没有放下。

    蓝元子兄妹互望了一眼,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们虽然原本奉命是要追杀韩立,如今与之有了一番交锋后,却发现这个对手原本自己想象中的要难缠,如果可以选择,他们宁愿没有遇到对方。

    “现在呢,我们该怎么走?”苏荌茜看了余下几人一眼,开口问道。

    “苏仙子稍候。”

    雷玉策说着,手腕一转,掌心之中多出来一个铭刻着许多符纹和刻度的金属圆盘,一手托着,一手掐诀,在圆盘上按动起来。

    片刻之后,圆盘之上亮起一团模糊光芒,里面隐约有一团指头大小的火苗升起,像是被什么无形力量牵引着一样,朝着一侧稍稍偏移开去。

    见此情形,包括苏荌茜在内之人都是微微一怔,靳流眼睛却是微微一亮。

    雷玉策循着火苗方向望了片刻后,手掌一翻,收起了圆盘,指着火苗偏移的方向,说道:

    “我们走这边。”

    “雷道友,你这是何物?”苏荌茜蹙眉道。

    雷玉策闻言,略一犹豫,还是解释道:

    “一个稍稍能与岁月神灯产生些联系的小法宝,循着它指的方向,定然不会有错。”

    “这么说来,那位石道友走的方向,一定是错的了?”苏荌茜看了一眼雷玉策要去的方向,与韩立相差颇远,问道。

    “还记得刚进入秘境时那条岔路吗?”雷玉策话锋一转,问道。

    “你的意思是指……殊途同归?”苏荌茜反问道。

    “石道友走得是对是错我不知,或许最终我们到达的目的地,仍是一样的。”雷玉策点了点头,如此说道。

    苏荌茜闻言,看了雷玉策一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事不宜迟,既然有了方向,我们这就出发吧。”文仲出言提醒道。

    ……

    金色沙漠中,除了神识大受干扰之外,飞遁速度也被压制了不少,令韩立都有些不太适应。

    “熊山道友,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跟着我,我都要提醒你一句,不要做多余的事情,韩某不想再杀你一次。”韩立瞥了一眼紧跟身后的熊山,开口说道。

    “韩道友莫怪,此次相遇实在也是命运捉弄,若非奇摩子狱主突然抽调我出来,我此刻只怕不是在仙狱当值,就是在洞府闭关,不修到个太乙后期,是断然不想出来的。”熊山连忙解释说道。

    “哦,为何要到太乙后期?”韩立眉头一挑,问道。

    “原想着在仙宫的扶持下,能先你一步修至太乙后期,届时便来找你清算一下当年之事。只是当真见了面,便也死了那条心了,只怕永远也没机会了。”熊山无奈的苦笑道。

    “先不说其他,我的身份你是如何识得的?”韩立死死盯着熊山,问道。

    “韩道友此前不久,应该已经与奇摩子狱主交过手了吧?”熊山反问道。

    “不错。这么说来,之前交手的时候,他应该在我身上留下了什么印记吧?”韩立心中一动,问道。

    “韩道友果然智绝。奇摩子狱主知晓韩道友擅长以轮回殿面具改换身份后,便决定再与你交手的时候,便要在你身上留下印记,以便之后追索。”熊山点头说道。

    “熊道友最好还是说说清楚,究竟是什么印记,连我也不能发觉?”韩立疑惑道。

    “此印记不会有任何灵力波动传出,无法远距离追踪,只有距离极近时,才能通过一枚小小印信感应到。”熊山说着,翻手取出一枚柳叶大小的玉玦,恭敬的递给了韩立。

    韩立接过玉玦,发现其上并无异光闪动,只有阵阵灼热之感传出,遂明白过来。

    “既然发现了我的身份,你不是应该比之而不及,为何还要跟着我?”韩立将玉玦直接收了起来,又问道。

    “这个嘛……一来是觉得跟在你身边,更加安全一些,或许还能得到一些你看不上的好处。二来嘛,则是想着之后再遇到奇摩子狱主,他看到我跟在你身边,我也算忠于值守了。”熊山略一迟疑,如此说道。

    “你就不怕我再杀你一次?”韩立忽然眼眸一眯,说道。

    “你都已经杀过我一次,所有恩怨就该一笔勾销,这次我可没有主动与你为敌,相信阁下恩怨分明,不会滥杀无辜吧。退一步来说,死在你手里,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总好比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座塔里。”熊山背后冷汗直淌,强自镇 定的说道。

    “那就请熊山道友记住你此刻所说的话,之后若发现你有一丝一毫的异常举动,就别怪韩某翻脸无情了。”韩立嘴角一勾,冷笑道。

    其实换做别的时候,他是绝不会让熊山这般跟在身后的,若是对方如此跟上来,他早就毫不迟疑的将之灭杀当场了,只是如今奇摩子行踪不明,他便姑且将熊山留着,看看对方究竟有什么阴谋算计,也想借此将计就计,将奇摩子引出来,以绝后患。

    “韩道友如今只消动动小手指,就可以将熊某灭杀当场,在下断然不会做出如此不智之举。”熊山忙摆手道。

    正说话间,身后蛟三两人也已经追了上来。

    “韩兄,你还是与我们说说清楚,你在那边到底发现了什么?”蛟三直接问道。

    “是啊!虽说你的选择一般不会有错,但如果知会我们一声,我们也好心里有个底,到时候遇到什么突发情况,也好有个照应吧。”狐三也附和着嚷嚷道。

    “我只是感应到了一股有些熟悉,又有点陌生的气息,所以想要过去查看一下,你们其实大可不必跟过来。”韩立不置可否的答道。

    “罢了,你这边好歹有个方向,或许就是正路也说不定。”蛟三想了想,说道。

    于是,一行几人便在韩立的指引下,一路飞遁。

    从沙漠上空一路飞驰,沿途不时可以看到一具具巨大无比的金色骨骼,掩埋在沙漠之中。

    不过众人只是神识一扫之下,发现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之处后,便没有多加理会。

    “在那边……”

    约莫飞了两个时辰后,韩立看到视野尽头处,出现了一道模糊的轮廓,在反射着灿灿金光,看起来似乎是一座颇为雄伟的宫殿建筑。

    方才他感应到的那股气息,此刻也变得越发明显起来。

    狐三与蛟三闻言,俱是精神一振。

    众人又飞近了百余里,才终于看清,前方是一座由金沙浇筑而成的宏伟大殿,上面到处可见一根根用来装饰的巨大的金色弯角,显然是某种异兽残存的骨骼。

    在那金色大殿的屋顶之上,正沿着屋脊躺着一个个身着金色长袍的青年男子。

    其容貌颇为英俊,只是脸上神情有些慵懒,手里拿着一个圆滚滚的金色骷髅头,百无聊赖地一上一下抛接着。

    骷髅比寻常人类的头颅大上许多,看起来应该是某种异族之人的头颅,只是似乎是被把玩得太多,表面已经磨损得甚是光滑。

    青年男子再次将金色骷髅抛起,而后又伸手接住,手肘一撑屋脊,身子便直立了起来,远远望向数十里外的韩立众人,眼眸微微一眯,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这时,其胸前衣襟之中忽然一阵蹿动,一只巴掌大小的金色蜥蜴从其领口处爬了出来,站在他的肩头上,也眺望向这边。

    “果然是……”韩立目光一凝,脸上浮现出一抹凝重之色。

    “韩兄你认识此人?”蛟三问道。

    “说是认识也不算错,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噬金仙。”韩立点了点头,说道。

    “什么……我观其身上的气息,已经是大罗境界,这等存在的噬金仙,实力可不是寻常大罗修士能够媲美的,这下可麻烦了。”狐三闻言,惊讶道。

    “唉,韩道友,早知道我还是不跟你走的好。”熊山也哀叹一声,连连叫苦道。

    蛟三没有再说话,目光微微闪动,似乎心里正在盘算着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

    不等韩立说些什么,那青年男子已经身形一闪,来到了数百丈外,隔空悬浮,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起几人来。

    韩立几人纷纷神色一紧,小心防备着。

    “你们不必如此紧张,我不会立即杀了你们……”青年男子忽然咧嘴一笑,说道。

    说罢,他将肩头那只金色蜥蜴取了下来,高高举在手中,复又说道:

    “待在囚牢里的日子实在太无趣,近百万年来也就只有这只金獴蜥陪我。既然你们来了,倒正好留下来让我消遣消遣。”

    一语说罢,他随手一抛手上的金色蜥蜴,一道破空之声立即响起。

    只见那只金獴蜥如一道金梭飞射出,直奔蛟三面门。

    也不见蛟三有何动作,其身前自行亮起一片暗红色光芒,撑开了一片无形光幕。

    那金獴蜥一头扎在了光幕之上,如同一支利箭射入,直刺得整片光幕凹陷出一道深深的印痕,其距离蛟三眉心也不过寸许距离。

    但紧接着,就见那光幕之上震荡起一片水纹般的涟漪,忽然向上一反,随即有一团暗红光波弹跳而起,将那金獴蜥直接弹了开来。

    就在这时,忽听韩立一声大叫:“小心……”

书友们:大家好,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531344583 ",瓜分支付宝年终15亿大红包,每天可领一次,特大红包等你来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坦白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