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等人

    “秘典或许会有,重器就别想了,遭遇灭门之祸,连祖师堂所在的山峰都给人一剑削了下来,真有什么镇宗重器也早拿出去御敌了,也不会留在祖师堂里的。”韩立一边走上台阶去推那两扇黑色大门,一边随意的说道。

    “哦……那真是可惜了。”少女有些失望道。

    不过很快,她就又高兴了起来,说道:“有秘典也很不错了,上等的修炼功法一样也很珍贵啊,若能得到几部,也算不虚此行了。”

    “吱呀”一声响。

    已经不知道尘封了多少年的祖师堂山门缓缓打了开来,露出了一道狭长天井,中间庭院空空,只摆了一口青铜大缸,上面生满了青绿色的铜锈。

    走到近前一看,韩立发现青铜大缸四周錾刻着一些古朴符文,缸中盛着半缸清水,上面漂浮着一朵墨绿色的睡莲,上面传来阵阵浓郁的水属性法则之力。

    “哇,好浓郁的水汽……”胡小成不过元婴期修为,对法则之力感受不深,惊讶叫道。

    “看样子,还是有些好东西在的。”韩立笑了笑说道。

    他随手一挥,那青色大缸便在一层银白光芒下消失不见,被其收入了花枝洞天中。

    天井两旁,有两座宽敞廊道,一直通往了天井尽头处的一座大殿。

    这座大殿,似乎只是一座用来议事的中堂,里面除了摆放着一些早已经腐朽的蒲团外,就再无他物,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穿过了这座中堂,后面是一个小院,面积比前面的天井大上不少,整个以白石铺就,看起来倒像是一座不大不小的演武场。

    演武场之后,便是整个祖师堂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座建筑了。

    韩立仰头望去,就见大殿门楹之上,挂着一块朱红匾额,上书“源远流长”四字。

    进得殿内,迎面就看到了一架高高伫立的九层供桌。

    供桌之上,摆放着一块块长方形木牌,上面描金雕花,做得十分精美,造型并非是寻常市井人家的祖宗灵牌模样,而是一种供养生者的长生牌。

    韩立略一清数之下,发现共计有八十余人,全都是该宗门的掌门和长老。

    在最下方一层供桌上,摆放着两本厚厚的金玉书册,上面还笼罩着一层金色流光。

    韩立上前略一查看,发现上面竟然还都留有封印禁制,只不过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灵力不济,已经十分微弱了。

    他随手将之破解后,翻看了一二,便发现这两本书册,都不是什么功法秘典。

    其中之一,记录了宗门从建宗到灭门之前的经历的一系列大事,算是宗门的纪年典籍。

    而另一本,则是宗门的谱牒大典,记录了宗门从创派祖师到内外门弟子的所有名字。

    “原来这个宗门是叫清净宗啊,传承了那么久,竟然还是免不了灭门之祸……”胡小成忍不住叹息道。

    韩立闻言,不禁想起了真言门和冥寒仙府,他们不是一样,突然就遭受了无妄之灾么?

    他望向供桌最高层,目光微微一闪,忽然发现那块写有“常清流”的长生牌有些古怪,便隔空朝其猛一抓取。

    长生牌“嗖”的一下飞落而至,被韩立一把抓在了手中。

    他双目之中紫光闪烁,看了片刻后,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抬手在牌身上点动起来。

    片刻之后,长生牌上亮起一片青光,一枚隐藏其中的玉简,飞了出来。

    韩立拿走玉简后,抬手一挥,又将长生牌放回了原位。

    “可是宗门秘典?”胡小成在一旁看得惊奇,瞪大了眼睛问道。

    “不错。还真是他们的清净宗的功法,叫《无形录》。”韩立抬手将之放在眉心探查片刻后,点了点头说道。

    “我还担心贵客这次白跑一趟,什么宝贝都捞不着,那可不就白白花了那么大一笔钱,现在有了这秘典,我就放心了。”胡小成面露喜色,忙说道。

    韩立闻言微微一愣,嘴角也多出了一点笑意。

    他带着胡小成,将整个祖师堂又查找了一遍,发现当真再无他物之后,少女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可惜。

    不过韩立却并不觉得亏,那本《无形录》乃是修炼水属性法则之力的功法,虽然于他用处不大,不过至今还留在黑风海域的地祇化身却用得着。

    而且,之前被他收入花枝洞天的那口青铜大缸,与那株金色睡莲也明显不是俗物,光是这两者,比他之前付出的仙元石,就已经绰绰有余了。

    整座祖师堂毕竟是位于湖水之下,虽然并无风丝吹拂,却也显得凉爽异常。

    韩立带着胡小成坐在祖师堂大门的门槛上,仰头望着 上方那层光幕,两人俱是怔怔无言。

    “胡姑娘,那执事长老让你跟着我的时候,是不是还嘱咐你要随时汇报我的行踪?”韩立忽然问道。

    “你怎么知道?”胡小成有些惊讶道。

    话一出口,少女就后悔了,只好又挠着头说道:

    “其实也不只是你,所有来此租住的贵客,宗门都会派一个人跟随,当然这不是强制的,可以拒绝。只不过别人都是些姿容极美的仙子姐姐,一般没人会拒绝。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鲁长老竟然派我跟着来了。”

    “那位长老是对我起了轻视之心,不相信我能破开水府禁制,所以才让你来的。”韩立一语道破。

    “原来如此……”胡小成恍然道。

    “记住,别人可以轻视你,甚至轻贱你,你自己可不能轻视自己。我观你修行资质不错,如今还卡在元婴后期瓶颈,多半是受限于资源吧?”韩立正色道。

    胡小成不知道韩立为何提及这个,有些迷糊地点了点头。

    韩立手掌一翻,取出一只朱红小瓷瓶,递给了她。

    “我身上没有低阶修士合用的丹药,这小瓶里的,也得你到了至少合体期以后才能用。你且收好,待日后修炼有成时再服下吧。”

    胡小成闻言,愣在当场,一时间并未敢伸手去接。

    韩立见状,将小瓷瓶塞在了她的手中,抬起手指,在她的眉心一点。

    胡小成顿觉识海一震,整个人都有些飘忽,身子晃了一晃,旋即又重新坐稳,才发现韩立的手已经收了回去。

    她迷迷糊糊地在识海里一探查,才发现脑海里竟然多出来了许多文字,竟赫然是那部名为《无形录》的功法。

    “贵客你……”胡小成身子一震,猛然站起,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接下来过不了多久,这座三江湖就要被整个翻起了。”韩立神色一肃,也从门槛上站了起来,缓缓说道。

    “前辈租下这座水府,莫非是要做什么大事情吗?”胡小成改了称呼,问道。

    “不算什么大事,等人而已。”韩立淡然说道。

    “是朋友吗?”胡小成试探问道。

    “仇敌。”

    “啊……小仆能帮你做些什么?”胡小成眉头紧蹙,问道。

    “我已除了梳流宗留在你身上的印记,你之后立即离开梳篦山,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以后好好修行,不要再回这里了。”韩立徐徐摇头,说道。

    “前辈,你为何要待我如此?”胡小成一想到自己的低微道行,就有些赧颜道。

    韩立看了她一眼,叹息一声,说道:

    “算是补偿对另一个姑娘的愧疚吧……”

    胡小成见韩立神色有些黯然,也莫名觉得有些难过起来。

    “既然如此,他日若小仆修道有成,再来报答前辈恩情。”小姑娘思量片刻之后,朝着韩立长揖到底,恭敬说道。

    “走吧。”韩立笑着说道。

    胡小成再次躬身施礼,然后才飞身而去。

    待其身影消失之后,韩立身旁才忽然有一道波动荡漾,啼魂的身影从中浮现而出。

    “主人,你就不怕他转头就去梳篦山告发你,去请赏吗?”啼魂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看人的眼光,何时这么不准了?”韩立笑了笑,说道。

    啼魂闻言,也笑了笑,不再言语。

    “即便她真的让我失望了,也无所谓。我不做任何掩饰,以本来面目至此,还在梳流宗那里留下真名,不正是希望仙宫的人,知道我在这里吗?”韩立话锋一转,悠然说道。

    “这次定叫他们有来无回。”啼魂点了点头,说道。

    “好了,既然决定开门迎客,就要好好布置一番,可不能失了礼数。”韩立拍了拍手,说道。

    说罢,他便转身进了祖师堂。

    ……

    半个月之后。

    三江湖畔的梳篦山上,一艘十丈来长的白色飞梭,闪烁着熠熠灵光,悬停在山崖上空。

    飞梭上站有四人,为首的是一名身着白色锦袍的中年男子,其身后依次跟着一名长鼻老者,一个彩衣少年和一位黑袍大汉。

    他们自然正是东方白和陶基一行四人。

    在几人身下的山峰上,站着一名身着青翠纱袍的俊逸青年和一名圆脸老者,前者乃是如今这梳流宗的掌门,后者却是之前接待韩立的那名执事。

    此刻,两人脸上皆是挂着略带谄媚的笑意,望着那高高在上的四人。

    “那人在此的消息,你们除了禀报仙宫之外,可曾外泄?”东方白俯视着两人问道。

书友们:大家好,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531344583 ",瓜分支付宝年终15亿大红包,每天可领一次,特大红包等你来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等人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