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

第一千章 摆了一道

    与石破空这一声“后会无期”伴随着的,是一道白色流光,在一股空间法则之力的庇护下,穿过了大阵,打在了他的身上。

    韩立心中一惊,只来得及低头看了一眼,发现那是一块标记玉玦,却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一股强烈无比的撕扯之感,就从四面八方狂涌而至。

    他只觉得周围空气一紧,接着一阵扭曲之力朝自己全身上下涌来,自己整个人都好像要被这股力量撕扯成碎片一样,强大无比的神识,在此刻也不禁有些涣散了起来,根本无法集中分毫。

    “轰”的一声爆鸣。

    整座越空塔轰然一震,塔尖顶端上一道银光爆射向了高空,与虚空云气剧烈摩擦,划出一片斑斓五彩的耀眼眩光。

    与此同时,塔身外墙上镶嵌的菱形晶石表面,则有一圈银色光晕骤然炸了开来,化作一股无形气浪,横扫向四面八方。

    那道银光爆射了数息时间后,光芒陡然一敛,声息立歇。

    整座越空塔上烟尘阵阵,外墙上的菱形晶石,被巨大的能量冲击,竟有大半烧毁,剩余的小半也是光泽黯淡,显然其中蕴含的能量几乎消耗殆尽。

    片刻之后,石破空一行人走出了塔门。

    他的脸色仍不太好看,眉头微蹙,似乎在想些心事,不过眼中却比之前多了几分轻松神色。

    ……

    仙界,一片苍翠青山环绕之地,修建着一座青砖黑瓦的古朴道观。

    观内建筑依山势而建,绵延分布数十里。

    在一处地势稍矮些的青山坳中,有一座方圆不过百丈的白石法阵,四周石柱环绕,到处都刻满了密集符文。

    此刻,在这座面积不算太大的符阵四周,正围聚着近百名身着两种不同服饰的修士,一个个神情肃穆,满脸的凝重之色。

    在这些人当中,为首的似乎共有两人,其中一人是一位身着白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身材不算太高大,身上气势却颇为雄浑,一看就是惯掌权柄之人。

    另一人,则是一名身材瘦长的古稀老者,脸颊凹陷,胡须稀疏,看起来颇有些干瘪。

    “陶基老弟,你这消息是从何处得来的,那人今日当真会到此?”干瘪老者突然开口,打破了沉寂。

    “靳川道兄,昨日夜里我忽然得人跨界传信,称杀害羽儿的凶手,今日就会出现在这回龙观传送台上。时间太紧,我也顾不得查证真伪,匆匆忙忙带了手下一些可调动的人,就赶了过来。想着你离得不远,便叨扰你来帮忙了。”那名为陶基的中年男子说道。

    “无妨。只是我若是没记错的话,当年杀害羽儿之人,不过区区一名真仙而已,一根手指就可以碾杀的小人物,怎值得你如此大动干戈?”靳川疑惑道。

    “此事说来有些蹊跷,传信之人称,那人如今战力不俗,让我最好以太乙境修士视之……”陶基犹豫片刻后,这才说道。

    “这怎么可能?距离羽儿遇害这才过去多少年?一个人就算再怎么天纵奇才,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从真仙境跨到太乙境吧?这决计不可能。要为兄说的话,多半是有人给你设套,这些年你在那个位置上,可没少得罪人。”靳川大摇其头的说道。

    “靳川道兄,你也知道为了此事,我花费了多少心思?哪怕只有一丝机会我也不愿错过。况且,即便是有人设局对付我,也有你来相助,我又何惧之有?”陶基叹了口气,凝重的说道。

    “莫说有我相助,我看就算我不来,就你眼下这阵仗,只要不是大罗境的大能之士,就都别想落得好处。”靳川扫了一眼白石法阵四周,笑着说道。

    “我这边只有仙宫的五名金仙巅峰修士,和四十余名金仙中后期修士,若不是道兄你带的人来补充,布下这完整的两仪阴阳阵,只怕威力也根本发挥不到最佳。”陶基苦笑了一声,说道。

    “之前听你说,此人修炼的乃是时间法则之力,倒真是有些不知死活啊。”靳川突然想到了什么,如此说道。

    “多半也是泥腿子出身,没有大型宗门背景,不知道法则修炼的个中秘辛,稀里糊涂地走上了这条断头路。不过他当年能够以真仙修为杀死羽儿,后又击杀公输久,足可见其在时间法则之力的修炼上,已经颇有些火候了。”陶基沉吟着说道。

    “哈哈……他就算时间法则修炼,已经登堂入室了又如何?只要进了这两仪阴阳阵中,那还不是有力使不出,任由我们拿捏么?放心,今日他不来便罢,来 了,便让其插翅难飞,为你那羽儿报仇血痕!”靳川笑道。

    陶基闻言,神色也是放松了几分,正想开口说话时,神色忽然一变。

    “来了……”靳川神色一动,笑道。

    其话音刚落,头顶上方的虚空之中,云气陡然剧烈翻腾起来,全都聚涌到了这处山坳上方,将半片天幕遮蔽了起来。

    山坳之中天光骤暗,呼啸声起,众人纷纷仰头朝着高空中望去。

    “布阵。”陶基神色一肃,低声喝道。

    九名为首的金仙巅峰修士立即应和一声,各自带着九名金仙中后期修士在传送台四周移动,各自寻找自己把守的阵枢,交错着布置出了一座复杂大阵。

    这九十人纷纷手掐法诀,口诵咒文,地面及四周的石柱上,道道符纹光芒亮起,一层黑白光晕从四周缓缓包围而至,如同一只张大的口袋,只等着猎物出现,就要将其一下兜进去。

    “轰隆”一声巨响!

    高空上方聚涌的乌云之中,忽然有一道电光炸裂,一股强烈无比的空间波动从中传出,紧接着便有银色光柱划破虚空,发出阵阵七彩眩光,比直砸落而下。

    传送台上轰然一震,银光落处,已经现出了一道青色人影,正是韩立。

    银光炫彩刚一消失,嗡的一声颤鸣便从高空传来,那黑白光晕在瞬间闭合,立即就如同一口大锅倒扣了下来,将整个传送台给罩在了下方。

    跨界传送所附带的空间撕扯之力极其恐怖,一般太乙修士才敢尝试,金仙修为之人若强行启用,多半难逃身躯撕裂,即使不死,也必然重伤。

    韩立体魄之强非比寻常,自然不会有撕裂损伤之虞,但饶是如此,他此刻也只觉得头脑昏涨,浑身酸痛,想要立即站起来都有些困难。

    他识海之内炼神术已经自行运转而起,不过片刻,就恢复了平静。

    等他重新站直了身子,脚边就“啪”的一声脆响,掉下来了一枚拇指大小的玉玦。

    韩立晃了晃头颅,俯身拾起那枚玉玦,环顾四周看了一眼,在看清那些布阵人当中,有一半身上穿着的,都是带有仙宫印记的服饰,忍不住叹息道:

    “石破空啊石破空,看来又被你摆了一道……”

    另一边,靳川瞥了一眼韩立,只觉得眼前这名高大青年,看起来甚是普通,忍不住问道:

    “就是他吗?”

    “是他,不会有错。”陶基目光紧盯着韩立,点了点头,肯定道。

    他之前虽然并未见过韩立面目,但不知为何,当他第一眼看到韩立,感受到其身上的那股气息时,就下意识认定眼前这个人,就是杀害自己孩子的家伙。

    “我是该称呼你一声厉飞雨呢,还是韩立呢?”陶基冷声问道。

    韩立在听到石破空临别说的那句话时,就已经猜到了这边可能会出状况,只是却没想到会是这样。

    “我们之前见过吗?”韩立眉头一蹙,问道。

    “你没见过我,却见过羽儿,还出手杀了他。”陶基冷声说道。

    韩立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名中年男子,发现其眉眼之间隐约有些熟悉,思量片刻后,恍然大悟道:“你就是陶羽的父亲吧,公输久口中的那位陶长老?”

    “没找错人就行,今日便是你血债血偿的时候了,动手。”陶基闻言,点了点头说道。

    其一声令下,传送台上立即轰然一震,空气也随之一紧,像是突然被抽干了一样。

    韩立眉头一皱,忽然发现四周空气中的天地灵气,竟是在瞬息之间消失干净,他就好似陡然间又回到了积鳞空境一样。

    一想到这个,韩立就有些哭笑不得,脸上也随之露出一抹无奈神色。

    “开启阴阳极石。”陶基见其脸上中似乎并无惊慌之色,眉头微微一蹙,喝道。

    其话音刚落,所有金仙修士手上法诀纷纷一变,双手同时朝前平推而出。

    只见大阵光幕两侧,一圈圈古怪符纹凭空浮现,笼罩四周的黑白光晕忽然像是受到了什么东西吸引一样,泾渭分明地分离开来。

    白光归左,黑光分右,各自在那一圈圈符纹上凝聚,逐渐由虚转实,化作了两面巨大和黑白磨石,剧烈旋转着朝中央挤压而来。

    韩立身在磨盘中央,虽尚未触及,就已经感觉到身旁两侧,传来了一股强大的挤压之力,直将虚空层层压缩,化作两面肉眼难见的虚空气墙,将他紧锁中央,无法动弹。

书友们:大家好,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531344583 ",瓜分支付宝年终15亿大红包,每天可领一次,特大红包等你来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第一千章 摆了一道

的精彩评论

一条回应:“第一千章 摆了一道”

  1. 道祖韩立说道:

    新一卷“大罗之争”,肿么都没人对此点评一二?这卷结束,下一卷“进阶道祖”,本书完。

    单单一个激灵空境副本,从四月份刷到七月份。新卷没个十个月的,说不过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