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

第九百七十八章 任务完成

    韩立见“小紫”身临险境,瞳孔猛地一缩。

    其体表四百七十五处玄窍尽数星光大放,身形骤然化为化为一道白色幻影全力扑出,险险在黑色战刀落下前赶到”小紫”身旁,一拳朝着黑色战刀轰去。

    哪知就在此刻,黑色战刀斩下的方向忽的一偏,瞬间绕过了韩立的拳头,朝着他的脖颈劈下。

    与此同时,刀身上的古兽虚影光芒大放,发出一声低沉兽吼,赫然从刀身上飞射而出,血盆大口一张,咬向了近在咫尺的韩立头颅。

    一股沉重如山的压力汹涌而至,压得韩立脑子一沉,体表玄窍光芒也都是一黯。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另一只拳头闪电般横击而出,打向黑色战刀,同时他体表骤然爆发出耀眼金光,一头金色巨猿虚影在他身后浮现而出,扑向黑色古兽虚影。

    “轰”“轰”两声巨响!

    一金一白一黑三色光芒爆发。

    整个洞窟隆隆颤抖,巨大的动静引得沙心和厄脍也同时朝这里看来。

    三色光芒交织在一起,一时竟然没有飘散,形成一片三色光团,波动翻滚。

    一道人影倒射而出,重重砸在附近的洞壁上,正是石斩风。

    他手中的黑色战刀断裂了一截,身上的黑色纹理赫然黯淡的许多,嘴角流血,眼中满是惊骇莫名之色,转身朝着洞穴入口方向掠去。

    “休走!”

    “嗖”的一声,韩立的身影从爆裂的光芒中飞出,满脸怒容,身影一晃间化为一道白色幻影朝着石斩风追去,眨眼间便追上对方,一拳砸下。

    耀眼的白光从他拳头上爆发,惶惶然仿佛一轮白色烈阳,附近方圆数十丈范围没虚空剧烈颤抖,整片虚空被韩立拳头带着,朝着石斩风压去。

    石斩风心中大惊,全身星光大放,体表的黑色纹理也猛地一亮,再次形成黑色晶膜。

    同时他两手一张,一面灰色盾牌从其袖中飞出,上面闪动着三十几个星窍光芒。

    “呼啦”一下,灰色盾牌一下变大十倍,挡在身前。

    石斩风刚刚展开防御,韩立的拳头便一落而下。

    “嗤啦”一声,灰色盾牌和韩立的拳头一接触下,就纸屑般破碎而开。

    石斩风满头冷汗,两手一抬,正要做什么。

    蓦然,他脑海一阵刺痛,被人用锥子狠狠锥了一下,口中闷哼一声,全身动作为之一僵。

    就在石斩风身形僵住的刹那,白色拳头砸在石斩风胸口。

    石斩风身上那一层黑色晶膜略微抵挡了一下韩立的拳头,随即也立刻溃般。

    “噗嗤”一声,韩立的拳头再次贯穿了石斩风的胸膛,轰击出了一个巨大血洞,鲜血瓢泼般泼洒而出。

    下一刻,石斩风的身体被击飞出去,好像一块从天而降的陨石,重重砸在地下空间入口附近的地面上。

    “轰隆”一声巨响,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附近地面被巨大的震荡之力裹挟,仿佛水波般上下起伏,溅起无数碎石和烟尘。

    石斩风口中鲜血狂喷,身体裂开数条裂纹,看起来要四分五裂了一般,大片鲜血从中涌出。

    他身上的那些黑色纹理闪动几下,飞快变得黯淡,很快彻底消失。

    “我的黑王血脉……这可是最上等的真灵血脉之力,怎么可能……”石斩风此刻重伤垂死,看向光洁的手臂,眼中兀自透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韩立目光冰冷,正要再追上去,给其致命一击。

    就在此刻,一道白光从通道入口中射出,在虚空中拖过一道寒冽的白色弧线。

    “噗嗤”一声,白光洞穿了石斩风的脑袋,却是一杆白色骨枪,将其身体牢牢钉在地面上。

    石斩风面上露出惊骇的神情,眼中神采飞快消失,彻底变得黯淡无光。

    骤生如此变故,洞内其他人都望了过来。

    沙心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厄脍心中却是一沉,石斩风不管怎么说也是他的人,此刻被杀,来的人估计是敌非友,而他手下只剩下六花夫人一人了,可谓势单力孤。

    一念及此,他心中一急,体表玄窍散发出的白光骤然变亮了倍许,仿佛白色火焰燃烧,而他手中蛮龙剑黑色剑光也是大放,朝着前面的虎形傀儡当头劈下,所过之处虚空尽皆碎裂,仿佛一条凶暴黑龙凌空噬下。

    沙心眼见此景,屈指一点。

    虎形傀儡通体金光大放,身躯一下涨大了许多,同时张口一吐。

    无数金色光刃从其口中喷射而出,形成一片宏大金色风暴,所过之处虚空颤动,朝着厄脍席卷而去。

    厄脍冷哼一声,蛮龙剑黑光更胜,直接劈在金色风暴中。

    “ 嗤”的一声,金色风暴直接被劈成两半,蛮龙剑速度略微一缓,但仍旧快如闪电的劈在虎形傀儡身上。

    “砰”的一声巨响,虎形傀儡被凌空劈飞,四象战傀的合击圈子顿时出现一道缺口。

    沙心大惊,急忙催动其他三具傀儡接应。

    但厄脍劈飞虎形傀儡后,动作非但没有丝毫衰落,反而更加龙精虎猛,体表白光也更加炙亮,手中蛮龙剑化为三道粗大黑色剑影,劈在了其他三具傀儡上。

    这三道剑影的威能虽然不能和刚刚的破天一击相比,但也将其他三具傀儡震退了一步。

    而厄脍身形化为一道白影向前飞射,眼看便要从从战阵内突破而出。

    但就在此刻,一道银影从旁边横移而来,挡在了厄脍前面,却是一具七八丈高的银色巨猿傀儡,和厄脍的身形重重撞在一起。

    这个变化横峰突起,厄脍也没有料到,但紧接着便单手一扬,挥动蛮龙剑横斩。

    黑色剑光一闪,银色巨猿傀儡“嗤”的一声,被斩成两截,但他的身形也是一顿。

    沙心眼见此景,顿时大喜,十指连动。

    四具傀儡立刻整顿好阵势,再次纵身拦在厄脍前面。

    金光闪动间,一条龙尾,一只虎爪,还有一张金色鸟喙如电射来,同时打在厄脍身上。

    厄脍怒吼连连,手中蛮龙剑化为一圈黑色剑光,护住全身,但整个人被向后打飞了出去。

    一个人影从旁边掠来,飞身落在那虎形傀儡身上,却是先前被击飞的昆玉。

    他胸口上被洞穿出一个大洞,伤口处闪动着金属光芒,但却没有鲜血流出,人看起来一点事情也没有。

    “城主,你身上有伤,一个人操控四具四象战儡太过吃力,这具虎形战傀交给我。”昆玉说道。

    沙心闻言点头,手指一动,收回了虎形傀儡的操控,让给了昆玉。

    厄脍虽然被击飞,却没有受伤,稳住身形后立刻再度攻上。

    但得了昆玉相助,四象战傀威力大增,再度将厄脍牢牢拦住。

    ……

    另一边,石穿空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目光却一转的望向了石斩风尸体,眼中露出复杂之色。

    六花夫人看着白色骨枪,眼睛却微微一亮。

    “什么人?给我出来!”

    韩立目光朝着入口内望去,口中一声怒喝,一股浓烈杀气从他身上爆发而出。

    “嘻嘻,是我,厉道友莫要散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气,小女子可承受不住。”一个白衣女子走了进来,嘻嘻笑道,正是骨千寻。

    “是你?你怎么会来到这里?”韩立眉头一皱。

    “我只是误打误撞,恰巧来到了这里,可没有跟踪厉道友,说起来,还要多谢厉道友相助,让我完成了任务。”骨千寻似乎猜到了韩立心中所想,嫣然笑道。

    韩立轻哼一声,却也没有出言问责什么。

    由骨千寻出手击杀石斩风也好,石斩风毕竟是夜阳王朝的大皇子,杀了他可谓后患无穷。

    “寻儿!”六花夫人看到骨千寻,面色大喜,立刻快步奔来。

    韩立眼见此景,身形一动之下消失无踪,下一刻凭空出现在石穿空身旁,手上泛起一团明亮白光,拍在石穿空身上。

    “住手!”六花夫人眼见此景,惊呼出声,停下脚步便要回身,不过已经迟了。

    石穿空身上泛起一层白光,起伏闪动,随即体内传出几声断裂般的闷响,人立刻恢复了自由,纵身跃起。

    “多谢厉道友再次救我。”石穿空朝着韩立拱手谢道。

    韩立淡淡摆了摆手。

    六花夫人眼见此景,在十几丈外停下脚步,一脸懊恼之色,不过其眼中却闪过一丝狡黠光芒。

    韩立若有所思的瞥了六花夫人一眼,随即不再理会几人,朝着里面望去。

    爆裂的三色光团此刻已经尽数飘散,小紫的身影从中浮现而出。

    不过她此刻却没有继续催动傀儡攻击,有些愣愣的站在原地,眼中多出了一丝神采,不再是之前那副冷漠的样子。

    韩立看到此幕,心中一动。

    就在此刻,他怀中的那颗心脏忽的剧烈跳动起来,“嗖”的一声,自动从他怀中飞射而出,化为一团血影朝着骨千寻飞去。

    韩立面色一变之后,立刻急追而上。

    一旁的石穿空看到此幕,也紧随韩立之后。

    骨千寻眼见心脏飞射过来,俏脸一变,心脏念头电转,却朝着旁边闪身躲避而去,没有去碰触那心脏。

    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

    心脏所化血光没有理会骨千寻,一个闪动之下,却没入大坑内石斩风的尸体之中。

书友们:大家好,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531344583 ",瓜分支付宝年终15亿大红包,每天可领一次,特大红包等你来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第九百七十八章 任务完成

的精彩评论

4条回应:“第九百七十八章 任务完成”

  1. 道祖分身说道:

    魔界由天煞圣皇创建
    天煞圣皇肉身成圣,空间法则大成,却始终无法融合,因此铤而走险,分裂成了魔主和魔君
    魔主以空间法则为主融合肉身,魔君以肉身为主融合空间法则
    两个人谁先合道成功,就会把另一个吞噬
    魔君先一步合道,被魔主算计,合道失败,身死
    魔主留魔君一线生机,因为魔主合道后还要吞噬魔君
    魔君借大皇子还魂,魔主在会找机会吞噬魔君,待魔主吞噬魔君
    蟹道人会出手,因为蟹道人是天煞圣皇的神识
    天煞圣皇会重新回归魔界
    魔主的继承人石穿空会掌管魔界,为什么要找继承人。因为知道大限将至

  2. 天煞圣皇说道:

    断章法则真真最6, 心痒痒但又难猜啊,我觉得最可能的两种:
    1,大皇子没死绝,毕竟只说头挨了一枪,由于之前血脉滋养,可以直接飞过来融合了,直接大罗,又可以再活几章了
    2,老蟹暗中操作,神魂控制,按居正大神推测螃蟹神魂已经逆天了,具体干嘛还真没法猜

  3. 凡人流小说评书说道:

    目前血池里的局面错综复杂,贫道试着根据各方势力的归纳,来一次简单的逻辑分析,就像做个初中数学题。

    {第一方势力——沙心与蟹道人}

    根据最新章节的内容,沙心要为“师尊”报仇还在其次,她的真正目的应该是复活师尊魔君的“圣骸”,这一点贫道现在完全不怀疑了,因为她将魔君心脏孕养在自己体内的行为,已经证明她是真正的忠心耿耿……而蟹道人呢,之所以将它跟沙心归位一类,是因为其种种行为已经暗示,它对大墟的各种秘辛了解的十分清楚,为什么可以这样呢,我想只有一个解释——蟹道人原主人就是这个大墟的原主人,也就是魔君。蟹道人目前的行动,显然也是奔着复活圣骸而去的。如果说圣骸保存了魔君的气血之力,心脏保存了生机,那么蟹道人应该是保存了魔君的部分神魂,这样一切就说的通了。贫道推测,如果沙心和蟹道人一起施法,圣骸应该是可以复活的。

    {第二方势力——厄脍与大皇子}

    厄脍想得到圣骸,这一点没有任何疑问,甚至厄脍当年帮助魔主来破坏魔君合道,就已经是心存贪念了!大皇子,那是魔主根正苗红的大皇子,他不可能同意沙心复活魔君,这一点合乎逻辑,所以其目的跟厄脍类似,就是得到圣骸相关的好处,估计这颗心脏对其进阶大罗会有很大帮助吧。而诸位皇子谁先进阶大罗,就有可能成为将来魔域的统治者,好处不言而喻。

    {第三方势力——三皇子,骨千寻和六花夫人}

    既然圣骸对于修炼有巨大好处,三皇子进阶大罗的欲望又如此之强,所以他没有可能不参与这次圣骸的争夺。但是,三皇子身份很特殊,根据魔主对其不冷不热的态度,以及他对大皇子和石穿空暗下杀手的行为来看,三皇子应该是个异类。什么意思呢?所谓的皇族异类,贫道推测他并非魔主的亲生儿子,而恰恰有可能是魔君的儿子!当年,魔主破坏魔君合道,除了大道之争,贫道猜想,跟石穿空妈妈这个“狐媚子”也有很大关系!这一点从厄脍的话也可以推测,因为连他都看出来魔君合道必然失败,魔主能看不出来吗?他只是找准机会重创魔君,为的是自己统治魔域,得到最心爱的女人。这个狐族女子,千娇百媚,顾盼生情,也许她跟魔君在先,但并非出于自愿,有可能是魔域跟狐族的一桩契约。而魔主与她才是真爱,为了她,魔主不惜冲破魔君的压制,建立魔域的新秩序,与狐族翻脸。这一点从狐族困据蛮荒区域就可见一斑,应该也是在隐藏自己。另外,魔主也容忍了这个狐族女子与魔君的遗腹子——三皇子。而石穿空的妈妈,自觉亏欠魔主,多年来也对魔主千依百顺,这个原文有述,贫道也不多说了。所以,三皇子的追求可能有两种,一是复活魔君,二是利用圣骸,强大自己。从三哥之前种种狠厉行为来看,贫道还是觉得他主要为了自身强大而争夺圣骸的可能性更大。

    我们再来聊聊三皇子的麾下有谁,首先最明显的应该是骨千寻了,她已经承认自己是三皇子的人。但是,贫道推测,以三皇子的心机深沉,不可能只留骨千寻一枚棋子,他跟沙心之间有没有暗中的交易,这个并非不可能。另外,六花夫人虽然救了厄脍,但是其在大墟里面的表现一直是犹豫不前,贫道推测,也许六花受到骨千寻感化,也已经成为三皇子的一枚暗子,或者说,他也答应了三皇子的一个要求。至于具体如何,我们拭目以待吧。

    {魔君本人的命运}

    剧情进展到这里,已经暴露了不少关键信息,贫道推测,魔君如果可以复活,需要具备三个条件:圣骸解封,心脏复位,神魂融合。关于这三个条件,圣骸解封是沙心正在做的,其中需要皇族血脉催化,但是受到了厄脍的干扰;心脏暂时在韩立手中,就看他怎么选择了;神魂呢,最复杂,贫道猜测有两部分,主魂在韩立手里,就是那个黑色圆球里面,而分魂则是在蟹道人体内,只有两魂融合,神魂才能完全苏醒!很多道友疑问,为何魔主不来阻止魔君复活,其实我觉得答案很明显,那就是魔君和魔主也许是亲兄弟,他们本无必死的恩怨,而且现在魔域最大的敌人是天庭和时间道祖,从大耳僧的死可知,任何有可能威胁天庭的至尊法则道祖都会被时间道祖下狠手清剿的,目前看来,应该还没有空间道祖和轮回道祖,只有大罗,所以各方势力还能维持克制,但是这一切都在时间道祖的监控中。所以,魔君复对魔域是好事,魔主已经具有很强的实力,他不会再担心魔君的威胁了。

    {酱油捡漏军团,韩立和石穿空}

    最后咱们来说说本书的主线,韩立和石穿空。韩立目前的最大诉求就是救出紫灵(小紫),但是难度不小,因为紫灵的神魂明显被沙心控制了。最好的结果是沙心干掉大皇子,韩立救下紫灵,先用神念囚笼控制住她再说。另外,韩立也会帮助蟹道人复活原主人,也就是魔君,所以心脏应该可以作为筹码交给沙心,换取紫灵的自由。至于石穿空,他本来应该也是为了圣骸而来,但是阴差阳错的成了别人手中的棋子,结局会怎样,贫道预测他应该可以全身而退,并揭穿三皇子的阴谋,最后成为魔域的未来……当然,这一切还需要大保姆韩老魔出手才能实现。具体如何,我们还是静待忘大神雷吧!

  4. 凡人修仙传书评说道:

    韩立: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弱水三千取一瓢,你却对我来动刀。
    七情六欲本已消,心因你慌为你跳。
    怼天怼地志存高,宠你溺你不服老。
    期待重逢暮与朝,我容我貌你不晓。
    妙曼身姿难绘描,黑纱遮面傀儡操。
    不辨我音不知笑,不懂我爱如纸鹞。
    我该怎么说你好,你帮敌人把我搞。
    仇快亲痛太糟糕,苦海无边浪滔滔。
    此时此刻难言表,说爱你的下一秒。
    生死轮回路多遥,三界不改初心找。
    完卵焉能存覆巢,有人横刀砍你腰。
    睚眦欲裂怒又恼,冲冠一怒肝胆照。
    绝不退缩独脱逃,神念之剑灭宵小。
    魔主子嗣十三少,从此以后少一条。
    沙心此女不能饶,定要鞭挞哭又笑。
    螃蟹上了登科校,魂归故体契约消。
    古来道祖皆寂寥,唯有大罗恨天高。
    相思是否有解药,千万年亦不可考。
    哪有永恒的执照,问遍天下谁能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