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

第八百八十五章 各怀目的

    “小丫头,现在知道你母亲的血脉之力有多强悍了吧?可惜了,你没能继承下来,否则说不定你还能多活些时日,让我再吸取一番,哈哈……”杜青阳松开了晨阳的肩膀,放肆大笑道。

    就在这时,异变再起!

    被杜青阳身躯缠绕着的晨阳,稍感身躯一松后,眼中就闪过一丝狠厉之色,忽然抬起右臂,并指如刀般朝着前者的身躯当中直插了过去。

    其手臂之上,二十余处玄窍一圈圈的亮起,每一处都绽放出如同骄阳般的刺目光芒,当中还伴随着一股强烈的火热之感。

    只听“噗”的一声响。

    杜青阳腰腹位置血光一现,竟然再次被刺破。

    晨阳的那条如利刃般的右臂,却也如那白骨长剑一般,仅仅只是刺入了一个指节,就再难寸进。

    “哼,冥顽不灵……”杜青阳俯视了一眼身下伤口,冷哼道。

    然而,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嘭”的一声爆鸣,就响了起来。

    接着“嘭”“嘭”之声绵延不绝!

    晨阳刺入杜青阳身躯的整条右臂,在表面玄窍白光连闪之下,竟四散爆裂开来,将杜青阳的腰腹处炸开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洞。

    杜青阳口中一声嘶吼,扬起的头颅再次血口大张,满口猩红血水狂涌不已,仍是愤怒不已地朝着晨阳咬了下来。

    其体内积压的伤势再也无法压制,浑身彩鳞闪烁不定,竟好似随时就要消失一样。

    晨阳面色大惊,慌乱之下,只来得及用仅剩的左臂挡在了身前。

    “呼……”

    就在这时,一道呼啸风声响起。

    一道模糊身影从远处爆射而至,从中现出了一个浑身浴血的高大身影。

    只见其猛然抬起一拳,手臂之上“砰砰砰”接连爆鸣,亮起十数处玄窍,朝着骨千寻卡在杜青阳脸上的白骨长剑上,猛然砸落了下去。

    “轰”的一声巨响。

    骨千寻只觉得手臂一阵麻木,长剑更是无法握住,直接脱手而出,身子则被震得飞了出去。

    白骨剑锋横扫而过,不再为骨骼所阻,一斩而过。

    杜青阳脖颈处的斑斓彩鳞怦然碎裂,其头颅也应声被分作了两半,从晨阳的肩头掉落下来,发出一声沉闷声响。

    接着白骨剑锋再次一闪之下,便刺入了其小腹丹田位置,将其中的元婴一并搅碎。

    晨阳双目骤然圆睁,半张脸颊被血浆和秽物全部糊住,整个人僵在了原地,还保持着左臂遮挡的姿势,一动不动。

    这一变故发生得实在太过诡异迅捷,不只是他,就连骨千寻也愣在了原地。

    数息之后,她扭头朝那浑身裹满血浆的人影看去,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震惊之色,那人赫然正是那个她本以为必死无疑的牺牲品,厉飞雨!

    自然也就是韩立。

    而更让她惊骇的是,此时的韩立浑身上下,竟赫然有七十二处玄窍亮起。

    韩立除了修炼《大周天星元功》和《羽化飞升功》修炼出的五十四处玄窍之外,双臂之上竟然也出现了全新的十八处玄窍。

    “大力金刚诀……怎么可能?”骨千寻察觉到韩立手臂上的玄窍位置,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忍不住惊叫出声。

    距离他们交换功法,这才过去多久时间,此人怎么可能将《大力金刚诀》所能贯通的十八处玄窍全数打通?难道是因为伽罗血阵?

    骨千寻望着浑身血迹的韩立,神色犹疑,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这时,晨阳终于回过神来,身子微微一颤后,便很快恢复了正常。

    杜青阳已然身死,自然无法再束缚住他,待其缓缓站起身时,前者的身躯便彻底倒了下去,嵌在其上的白骨长剑竟然也随之碎裂开来。

    三人各自看了对方一眼,一时间竟然全都沉默了下来,谁也都没有任何多余动作。

    不管是不是主观意愿,他们也算是在合力之下,才斩杀了杜青阳。

    片刻之后,还是韩立当先动了。

    “可以的话,我不想再与你们厮杀。”他向后退开一步,与两人拉开了些许距离,说道。

    晨阳与骨千寻皆是同时向后撤开一步,眼中满是戒备之色。

    “厉道友,我也正是此意。”骨千寻很快应道。

    “二位,方才我们也算是通力合作了一番,才能活下来,就不要自相残杀了。”晨阳脸上露出一个僵硬笑容,说道。

    说罢,他从怀中取出了一只黑色石匣,从中取出一枚血红色丹药服下。

    只见那只露出森白断骨的血淋淋的右臂伤口处,血白色灵光交织汇聚,无数肉芽在灵光中疯狂生长,转眼间,一只看似完好的右臂就初见雏形了。

    接着晨阳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块兽皮,将这条看起来虽宛如新生的手臂包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韩立抬手将脸上血浆一把抹掉,开口问道。

    “厉道友这还看不清楚吗?此事是我与晨阳队长……不,应该说我与晨阳城主联手谋划,只是没想到最终还是靠厉道友一锤定音,才能将之斩杀。”骨千寻笑着说道。

    “这么说来,厉某服下的那瓶血色液体,也是你们留下的?”韩立心中一动,不动声色的问道。

    看来骨千寻与晨阳两人,一个为了报仇,一个为了城主之位,借机在伽罗血阵上动手脚,来除去杜青阳。

    结果阴错阳差之下,让自己因祸得福,一举吞噬了杜青阳等人体内的气血之力和星辰之力,使自己肉身之力大涨。

    “的确是我放的。不过厉道友放心,那瓶不过是狂血鳞鼠的胎血,并做了一些凝炼,只是能够催化道友体内血脉,使之更加狂暴而已,本身并无任何毒害作用。”骨千寻略带歉意道。

    “无毒害作用……道友此言说的未免有些轻巧了吧?”韩立冷笑道。

    “厉道友要责怪的话,我无话可说。的确,给道友服下此物的目的,本就是利用道友反噬杜青阳,也确实未曾顾及过道友的下场会如何。”骨千寻坦然说道。

    “对于此事,厉道友,还是容在下先行致歉一声,若不是我邀道友前来青羊城,道友体内的真灵血脉也不会被杜青阳觊觎,自然也就不会遭遇这一系列麻烦。先前对道友多次出手,也实在是受杜青阳所命,不得已而为之。”晨阳冲韩立恭敬施了一礼,说道。

    “既然都是无奈之举,事已至此,也无需再去计较了。”韩立露出一抹释然笑意,说道。

    对于晨阳与骨千寻的话,他自然是半点也不信。

    在当时的境况下,他不过是这两人手下的一枚棋子,的确不值得对方顾忌。

    而眼下这两人之所以愿意与他好言相商,也不过是因为如今看不透他的实力,对他心生忌惮罢了。

    “厉兄大度,在下心悦诚服。”骨千寻笑着施了一礼,说道。

    “既然如今冰释前嫌,厉某也就无需在此逗留,这就告辞了。”韩立见状,冲着两人拱了拱手,就打算离去。

    他如今体内黑劫虫尚未解除,随时都有性命之忧,只有尽快找到黑劫石,才能真正摆脱险境。

    “厉兄莫急,杜青阳和他亲信的四个队长虽然已经死了,但其残余势力仍旧不少,若不将之彻底控制住,只怕我们也难得安稳。我此番自爆玄窍,这条右臂短期内算是废了。所以,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眼见韩立转身要走,晨阳连忙开口将他拦了下来。

    “晨阳道友是想让我帮你坐上青羊城主宝座?”韩立停步,转身问道。

    “不错。经此一事,我才知道厉道友真正实力竟然如此之强,故而也想邀道友加入我与骨道友的联盟。待我们一起拿下青羊城之后,莫说是安全无忧,就是日后修炼所需的兽核也都有了稳定供给,彻底不愁了。”晨阳点了点头道。

    韩立听罢,有些犹豫,沉默思量了片刻后,才开口说道:“要我帮你也可以,我有两个条件,你必须答应,否则免谈。”

    “道友请说。”晨阳眉头不经意地皱了一下,说道。

    “进入玄斗场之前,我体内被种下了黑劫虫,此物必须取出。另外,先前与我一同来的石空道友和蟹道人,也必须放了。”韩立如此说道。

    “厉道友,实不相瞒,这黑劫虫禁制乃是杜青阳独家研制出来的,我也不是道有何法子可以解开。不过,杜青阳这厮一直有一个隐秘宝库,看守得极其严密,黑劫虫作为他控制玄斗场的重要手段,或许解除之法就藏在其中,我们须得去那里找找看。”晨阳叹了口气,说道。

    “宝库?那就去看看吧。”韩立闻言,点了点头。

    “那位石空道友,实在抱歉……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其在很早之前就被杜青城派人送到玄城去了,自此就再无消息了。至于蟹道人,这些年在我身边,也只是当做仆从使用,非但没有难为他,反倒相处得颇为融洽。他若是愿意回到道友身边,我自然不会反对。”晨阳说罢,目光望向肃立远处的蟹道人。

    韩立也偏转头颅,将目光望了过去。

    结果,却见蟹道人好似充耳不闻一般,没有丝毫动作,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韩立见状,心中一沉,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洞窟之中安静了十数息,气氛显得有几分沉闷。

    “此事还是稍后再议吧,晨阳道友不若先带我们前去城主府密库,找寻解除黑劫虫的方法如何?”这时,骨千寻开口打破了僵局。

    “骨道友所言甚是。不过去之前,我们还是要先将这里,和各自收拾一番再说。”晨阳闻言,扫了一眼狼藉一片的洞窟,和浑身污迹的三人,说道。


书友们:大家好,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531344583 ",瓜分支付宝年终15亿大红包,每天可领一次,特大红包等你来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第八百八十五章 各怀目的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