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

第八百六十九章 声名渐起

    就在韩立堪堪稳住身形之际,对面的通山猿发出一声震天怒吼,庞然身形一个模糊下,直接撞碎了四下迸溅的无数乱石,冲至了韩立身前。

    其一拳朝前砸去,韩立不急闪避,连忙举起双臂,交叉护在了胸前。

    “砰”的一声巨响。

    韩立只觉得手臂一麻,身躯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飘了出去,直接撞在了玄斗场的墙壁之上。

    这一击力道实在太大,以至于他的身躯在撞击之后,又被反弹了起来,体内五脏六腑一阵翻涌。

    韩立一口淤血涌上喉头,还来不及吐出,眼前便又有一片阴影笼罩过来,身躯再次遭到重击,被打得撞向了墙壁。

    他强忍着肉体上的剧烈疼痛,在撞向墙壁的瞬间,扭转身形,双腿猛地一蹬,身形高掠而起,想要从此处跳脱开来。

    可事与愿违,他的身形才刚掠起,通山猿的一只巨掌就已经带着一股劲风,当头拍落了下来。

    韩立只得全力催动体内的星辰之力,以双臂呈托天之姿挡向了那只巨大手掌。

    “砰”

    又是一声重响,这一次,韩立的身躯被笔直砸入了地面,几乎被乱石掩埋。

    那头通山猿自是不会给他任何机会,紧追了上来,又是一连数拳,朝着地面上狠狠的砸落而下。

    “轰”,“轰”,“轰”

    只听阵阵轰鸣不断响起,韩立与那通山猿恰好更换了之前的攻守态势,变成了他被压在身下,不断遭受疾风骤雨般的重击。

    玄斗场中烟尘四起,几乎弥漫了整个场地,视线受到阻碍,看台上的观众纷纷伸着脖子,想要看清楚玄斗场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啧啧,看来是我高估这小子了。这种状况下,想必必死无疑了吧?也不知城主他到底在想什么,难道真的想要他死吗?”晨阳也已经站了起来,眉头紧皱着望向这边。

    混乱的烟尘之中,韩立浑身遍布血迹,却仍是保持着双手格挡胸前的姿势,保护着自己的脏腑要害,但身上已然变得鲜血淋漓,凄惨不已。

    他的眼睛已经被血水模糊,牙关紧咬地咯咯作响,一次次地尝试着将自己体内的血脉之力调动起来,却不知为何,始终得不到回应。

    潜藏在他体内的真灵血脉,似乎是被某种力量压制,陷入了沉睡。

    在这么下去,他可就真的支撑不住了。

    就在这时,韩立的双目忽然猛地睁圆,眉心处一道透明晶光蓦地一闪,消逝不见。

    下一瞬,在其身前数丈位置,凭空浮现出一柄晶光小剑,恍若虚无一般的穿过了通山猿当头砸下的拳头,直接从他破碎的眼珠中一穿而过。

    “噗”

    一声谁都注意不到轻微声响传来,通山猿砸落的巨拳,在距离韩立头颅三尺的地方,陡然停滞了下来,一动不动。

    看台上的众人听不到之前连续不断的轰鸣之声,也看不清楚烟尘内的状况,纷纷急得叫嚣不已,只有少数人在那一瞬间,恍惚地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神识之力一闪即逝。

    片刻之后,就听一声沉重声音传来。

    一股强大的风劲吹向四面八方,才将那些纷纷扬扬的烟尘吹卷了开来。

    看台上的观众视线终于得以恢复,却发现那头通山猿竟然已经倒在了地上,而那个名为“厉飞雨”的瘦弱人族,浑身染血,几乎已经没了人形,却仍在艰难地爬向了通山猿的头颅。

    通山猿的胸口还在一上一下地起伏着,可见其并未彻底气绝。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韩立只是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以神念之剑绞碎了它的神魂,令其变作了一个没有神念操控的躯壳,并未能将其肉身完全斩杀。

    只见韩立爬到通山猿头颅旁后,缓缓地抬起一只手掌,从其那只破碎的眼眶中伸了进去,一直探进去小半个胳膊,一阵摸索之后,才猛一咬牙,向外拽了出来。

    当他摊开手掌时,一枚拳头大小的兽核,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而那头通山猿眼中光芒则一点点灰暗了下去,胸前的起伏也终于完全停了下来。

    看着眼前如此离奇的一幕,在场观众面面相觑,有些不明所以,竟不清楚韩立如何就逆转了败局,赢下了这场玄斗?

    “什么,竟然还真赢了?”晨阳瞪大了双眼,也未看清当时发生了什么,只是心中隐约有些猜测。

    当冒险押注在韩立身上的人发出一声喝彩后,接连而来的便是山呼海啸般的喊声。

    韩立手握着那枚兽核,手掌难以抑制地颤抖着,将之送入了口中。

    此刻的他七窍之内,皆有蜿蜒血迹流淌而出,双眼随之一黑,便已经听不见四周的声响了。

    ……

    等韩立再次醒转过来之时,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传入鼻中,接着便发现自己正身处那座血池之中,依靠在一侧边缘,四周咕噜声响不断,氤氲着一层猩红色的血雾。

    他手臂轻轻一抬,就发现浑身上下被牵动得剧痛不已,甚至连胸腔之内都有些隐隐作痛。

    韩立没有放下手臂,抬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才发现脸上的污痕和血迹还在,便所幸将整张脸也埋入血池之中,好生清洗了一番。

    “我已经额外让你多待了一刻钟的时间,你若还想继续浸泡,可就要花费你的积分了。”这时,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韩立扭头看去,就见那名独角大汉正站在他身后。

    “若非阁下提点,我此刻也不会在这血池之中了。”韩立淡淡的说道。

    “嘿嘿,别不识好人心,你先看看那边那家伙再说不迟。”独角大汉冷笑一声,说道。

    韩立闻言,手撑着血池边缘,艰难地站了起来,顺着独角大汉手指的方向看去,透过血雾,看到墙角边的地面上,摆放着一滩暗红色的肉糜,隐约可以分辨出,应该是一具残尸。

    “这家伙运气不好,由于通山猿被你小子选了,他只能选那头体型较大的乌鳞象,虽然比你多开了七处玄窍,结果却还是这副凄惨下场。”独角大汉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既然有此人在,为何不让我与他比斗?”韩立神情不变,问道。

    “他并非是如你一般的城主府玄斗士,而是拥有自由之身的玄斗士,来这里挑战鳞兽或者其他玄斗士全凭自愿,为了挣取更多报酬,他便选择与鳞**手,我们自然要尊重他的意思。不过一样的道理,进了玄斗场,那便是生死自负。”独角大汉毫不在意的说道。

    韩立对他的话并不尽信,一言不发的走出了血池之后,从其身旁绕了过去,直接去了兑换大厅。

    这一场厮杀,因为对手是实打实的玄阶鳞兽,韩立换来的积分比之前多了十点,他没有将之全都用掉,而是和之前一样,换取了七枚塔罗兽核后,便返回了自己的石屋。

    回到石屋之内后,韩立先是花了点时间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势,并稍作恢复后,便盘膝坐在了石床之上,开始闭目修炼起来。

    那头通山猿体内的兽核,蕴含的星辰之力犹在虎鳞兽之上,待吸收完毕之后,定然比之前效用更显著。

    ……

    时间一晃,过去大半个月。

    韩立在吸收了通山猿兽核中蕴含的庞然星辰之力之后,又接连吞食了所有的塔罗兽核,小腿上第四十二处玄窍已然打通,第四十三处也已开始蠢蠢欲动,有了开窍迹象。

    这种打通玄窍的速度与其他人相比,不可谓不惊人,所幸他如今的玄窍数量在所有玄斗士之中还不算十分出色,加之他出场次数不多,倒还没引起其他人注意。

    即便被晨阳等人知道自己如今玄窍已然有四十多个,由于增加的不多,自己倒也有办法搪塞一二,毕竟也不是不存在一些揠苗助长的手段,牺牲一些东西,以换取短时间的实力提升。

    不过他心知这绝非长久之计,必须设法遮掩一下才行。

    等他觉得自己伤势彻底复原之后,便在一月之期未到之时,就再次主动申请,参加了一场玄斗。

    这一场与他厮杀的终于不再是鳞兽,而是一个身上开窍三十八处的魔族玄斗士。

    后者从玄窍数量上来看虽然不及他,但其玄窍开辟却更为集中,主要分布在右边手掌和手臂上,故而其攻伐之力丝毫不逊色于那头通山猿。

    不过其弱点同样也很显著,那便是移动速度和肉体强度皆是不足,被韩立以速度优势,抓住机会,将其除了右手外的其余三肢打折,使其主动认输。

    自此之后,“厉飞雨”的名头在第九区中越叫越响亮,以至于他的玄斗赔率也随之下降了许多,但其聚拢来的人气却是非比寻常,几乎每一场都是观众爆满的状况。

    这场比试,韩立赢得相对轻松,也没有受什么严重伤势,于是仅隔半月后,就又去参加了一场玄斗,惹得那独角大汉都有些诧异。

    接下来的三个多月里,韩立一共参加了五场玄斗,其中虽然有两场都是惨胜,但他那种迎头直上的狠劲儿和拼死搏斗的精神,却令玄斗场的观众震撼不已。

    以至于在第九区内,也有不少人开始主动与他交好起来。

    这一日夜里,韩立正在修炼羽化飞升功,门外突然有敲门声响起,打开石门之后,就看见陈林正站在门外。


书友们:大家好,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531344583 ",瓜分支付宝年终15亿大红包,每天可领一次,特大红包等你来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第八百六十九章 声名渐起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