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

第二百九十三章 解惑

  “轰轰轰……”

  一阵阵沉闷的震动之声响起,一具高近千丈的巨大武士傀儡,翻越过一道横于广场前的山梁之后,步履蹒跚地从密密麻麻的青甲兵卒当中穿过,朝着广场这边奔跑了过来。

  其一路来此看来并不顺利,庞大的身躯多处都已经破碎不堪,胸膛处更是裂开了一个巨大的空洞,手里的银色巨刃也已经断去了小半截。

  只见其尚未踏足到广场上的石板地面上时,周围便有百余名青甲兵卒一拥而上,刀光刃芒密密麻麻的席卷而下。

  这些攻击本无法对其造成什么伤害,但其一路披荆斩棘的赶到这里时,已到了强弩之末,没过多久,只听“喀啦”一声,一条巨腿支撑不住的从中间断裂开来。

  武士傀儡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塌,摔落在了地面上,巨大的头颅骨碌碌地翻滚而过,朝着广场之上砸了过来。

  沿途修士纷纷亮起遁光,朝着两边躲去,也有一些运气极差的家伙躲避不及,被其砸得鲜血淋漓的倒飞了出去。

  眼见傀儡头颅一路翻滚而至,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韩立飞身而起,袖袍一抖,一股白光从中一飞而出,绕着傀儡头颅一卷。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

  看似势不可挡的巨大头颅,直接停了下来,深深嵌入广场地面之下。

  头颅上的那座圆塔,也早已经破碎不堪,里面露出一具具早已气绝身亡多时的尸身,他们正是之前在圆塔内控制傀儡的圣傀门修士。

  韩立目光扫过,眉头忽然一蹙,再次袖袍一挥,一股青光飞过,将一块塔墙挑落一旁,从废墟之中一把将齐珩拽了出来。

  后者面色苍白如纸,七窍之中皆有一缕血线,如小蛇一般蜿蜒流下,不过身上仍有气息,并未死去。

  看样子,此人应该也是之前控制巨型傀儡时,严重透支了法力,才有了这般凄惨境遇。

  韩立身形落下,手掌一翻,取出一枚黄澄澄的丹药送入他口中,手掌之上青光亮起,在他胸膛轻轻一推,便帮他将药力蕴化了开来。

  而后,他将其平放在了地面上,周围立即有数名长老弟子围了过来,口中连连轻唤着“齐长老”。

  韩立转过头来,与不远处的麟九互望了一眼,二人又不约而同地举目朝着高空中望了过去,面具下的脸色也变得越发严峻起来。

  主岛上的这场交锋基本上没有多少悬念了,十方楼修士在大批豆兵的辅助下,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人数优势,圣傀门八大巨型傀儡如今是指望不上了,真仙修士死伤过半,就是无常盟这十六人中,也有数人没有出现,排除临阵脱逃的可能,或许已遭遇不测。

  换句话说,圣傀门若是再无什么隐藏后手可用,不等高空之中的金仙们分出胜负,此战的最终结果就算是尘埃落定了。

  就在这时,高空中一片土黄光晕轰然炸裂开来,几乎将半片天幕都遮蔽了进去,一股股恐怖之极的震荡波动滚滚袭来,裹挟着狂暴的劲风,直卷出数百里之外。

  只见一道白色身影从高空中直坠而下,朝着广场上砸落了下来。

  紧随其后,还有一道水蓝色身影,如影随形般急追了过来,在其砸落地面的前一瞬,将之一把捞了起来,眼中皆是痛惜之色。

  那道白色身影不是他物,正是之前与白奉义一起并肩作战的傀儡道士,方才正是此傀儡替白奉义挡下了疤面男子极其阴险地致命一击,才被打落了下来。

  韩立目光扫过,就见那傀儡道士眼中半点神光不存,身上也再无任何灵力流动,胸膛正中处破开了一个黑乎乎的大洞,显然是已经被毁去了核心,彻底毁坏了。

  白奉义眼中闪过一抹阴霾,将其收了起来,快步朝着白素媛这边走了过来。

  白素媛略一迟疑,还是迎了上去。

  韩立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禁闪过一丝疑惑,难道她们之间也有关联?

  “怎么样,没受伤吧?”白奉义上下打量了一下白素媛,开口问道。

  “幸好危急关头有盟中两位道友相救,没什么大碍。”白素媛朝韩立与麟九方向望了一眼,摇头说道。

  白奉义闻言,顺着白素媛的目光朝韩立与麟九这边看来,朝二人微微点了点头。

  韩立见此,心中更加确信,白素媛与这位圣傀门副门主之间,关系一定很不一般。

  “厉飞雨……”

  就在这时,韩立心头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他心头一紧,不动声色地转头扫视了一圈,却发现齐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醒了过来,在身旁人的搀扶下坐了起来,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厉道友,不必疑惑,就是我在传音给你。”

  紧接着,又是一道声音响起,让韩立确认了下来,此刻传音给他的正是齐珩。

  “哦,你认得我?”韩立眼中神色不变,疑惑道。

  “我认不得你的人,却认得你的那件威力不俗的黑轮法宝。当初在玄冰山脉里,就是吃了此物的苦头。后来还被你打得肉身毁灭,只逃出来了元婴。”齐珩继续传音道。

  “原来是你,怪不得之前初见时,就有些莫名的熟悉之感。怎么,阁下想要报当日之仇?”韩立心中恍然,继而面色不变的回道。

  “此等大仇我本是要报的……可如今你不仅前来助我们圣傀门共抗外敌,方才又救我一命,我就是再如何与你不共戴天,也无法忌恨你了。况且,以你的修为,即便我全盛之时也根本不是对手。”齐珩苦笑一声,传音道。

  “助你们守卫圣傀门不过是为了获取报酬的任务罢了,之前救你也不过是举手之劳,日后你若是想要报仇,尽管来就是了。只是在此之前,我很想知道,你当初为何要劫持我们烛龙道门下弟子?”韩立传音回道。

  “唉……说起来,都是误会呐。那名女弟子正是我们白副门主的族中后辈,我是奉命去接她来圣傀门的,结果阴差阳错……”齐珩无奈道。

  “即是如此,你何不光明正大上交拜帖,前来迎人,为何要如此鬼鬼祟祟的行事?”韩立心中一动的问道。

  “这个是副门主交待下来的,必须秘密进行,至于为何我就不清楚了。”齐珩解释道。

  韩立闻言,心中也觉得有些无语,就因为一个误会,此人就差点被打的神形俱灭,实在有些荒唐。

  就在这时,他脑中想起一事,连忙问道:“你们这位副门主姓白?叫什么?”

  “白奉义。”齐珩传音道。

  韩立心中不禁一阵愕然,目光一转的再次朝那名身穿蓝色宫装的女子望了一眼。

  此女竟然就是白家先祖,烛龙道失踪多年的那名天才弟子,白奉义,还真是……

  就在这时,高空中忽然又有阵阵轰鸣之声响起,一道虹光从高空中直坠而下,朝着广场这边落了下来。

  随着光芒落地,云霓的身影从中现了出来,其肩膀处的一截衣袖已经粉碎,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但看起来似乎并未受什么伤。

  白奉义与白素媛见状,连忙迎了上去。

  “师尊,你没事吧?”白素媛眼中闪过一抹担忧之色,连忙问道。

  “无妨,只是被另一人从暗处偷袭了,没什么大碍。”云霓摇了摇头说道。

  “都是徒儿无能,没能拖住那人。”白奉义神色微黯,开口说道。

  “已经不重要了。如今岛上局势已经落入下风,即使我们二人拖住他们,也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云霓叹了口气说道。

  “圣傀门主岛事实上也是一座机关大阵,万不得已之下,我会启动大阵,将整个主岛完全炸毁沉入海底,绝不会让这些歹人从我门中获得半点好处。”白奉义面色一凝,冷声说道。

  “唉……若是那个胆小鬼当初答应跟我一起前来,此番又怎会落到这般田地?真是个糊涂蛋,那么大的岁数全活到狗肚子里去了,居然到现在还计较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云霓眼中闪过一抹埋怨之色,恨恨的道。

  白奉义闻言,竟然容颜一展,露出了一抹妩媚笑意,说道:

  “难得能见到师傅您骂脏话,只是有些可惜,本以为我离开之后,师父与他之间的隔阂就能消除,起码能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弭,没想到终究……”

  说到最后,她笑意渐消,忍不住幽幽的叹息一声。

  “当年之事最没有错的就是你,结果所有错都让你来背,真是苦了你了。今日不管如何,我也一定保你们二人周全。”云霓斩钉截铁的说道。

  “圣傀门这些年来对我恩重如山,门主更是一直对我照拂有加,这种时候我是不可能离开了,只愿师傅带走素媛即可。如今能与她相认,我也已经心满意足了。”白奉义闻言,缓缓摇了摇头,说道。

  “老祖……”白素媛闻言,忍不住叫出声来。

  三人旁若无人的说话间,陆机两人的身影也已经飞落了下来,悬于千丈高空,目光冷冷的扫视着下方众人。

  随着双方最高修为之人的出现,原本仍在激烈交锋的双方,也渐渐暂时停了下来。

  剩余的圣傀门众人都纷纷聚于白奉义周围,围成了一圈,而十方楼这边的众修士,也碍于白奉义与麟三的出现,而不敢过分靠前,与周围同样止步不动的青甲兵卒一起,将整个广场团团围了起来。


请收藏我们的网站,在线观看忘语2018新书《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的最新章节

书友们:大家好,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531344583 ",瓜分支付宝年终15亿大红包,每天可领一次,特大红包等你来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第二百九十三章 解惑

的精彩评论

20条回应:“第二百九十三章 解惑”

  1. 仙界名侦探柯南0411说道:

    【仙界日报】2018.05.13 第26期今天是母亲节,大家节日快乐~今天写的有点多,大家耐心看。“机关城”大战,阶段性总结:1. 圣傀门已到最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这个结果不算意外,因为剧情需要这种最后生死存亡的紧张时刻。)2. 白奉义终不敌血寒,伪仙儡被毁,败下阵来。(这个也不算意外,之前的铺垫很多。)3. 云霓跟陆机的战斗,基本上是势均力敌,要不是血寒偷袭,两个人还是难分上下。(这个也算意料之中,配角就是这种节奏,同阶互相奈何不了)4. 其他酱油角色死的死,跑的跑,外围八岛所化的巨人傀儡也都毁了,双方人数所生小半,目前是最后的对峙局面。———————————————————这场“机关城”大战的意外之处:1. 白奉义,白奉义因与云霓、呼言之间的纠葛,一个是恩师、一个是挚爱,自古爱义两难全。无奈之下只好独自承受所有的“错”,离开了烛龙道。白奉义对烛龙道应该是又爱又恨!所以当知道白素媛如今为了寻找自己这个祖先,又加入了烛龙道,心存一丝恨意的她,让齐衍去把自己的后人硬抢回来,目的就是再见白素媛一面,如今已经心满意足。白奉义这个举动看似很不合情理,但是细想之下,可以理解:1)白奉义抢人这个举动有点过分,因为有四名弟子肉身被毁,但是其实也是技不如人,娇生惯养的结局。2)回看了一下齐衍抢人那章《话多》,可以看出来确实来请白素媛的,而且也废话了很多,按理说齐衍的修为,直接出手就好了,不用废话的,说这么废话还是顾及到白素媛与白奉义的关系。总结:白奉义,人如其名,为了这个“义”字,重情重义,付出了很多,也失去很多!为了这个“义”字,与圣傀门共存亡。白奉义唱:“我让你飞,伤痛我背!”2. 齐衍齐长老不是什么内奸,而且还是一个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的好长老,好榜样。(说齐衍是“内奸”的是我,这个节奏确实是我带的,给大家赔个不是。唱首歌:是我想太多,你总这样说,但你却没有真的心疼我~~)3. 熊山熊副道主与韩立冰释前嫌,算是个小意外吧4. 重銮 掉线小王子,这货莫名其妙的掉线已经不是一次了,这一次又不知道为啥掉线了,老是玩消失。..大家从下往上翻阅报纸。

  2. 茜茜公主no1说道:

    和谐社会没那么多阴谋风云诡异的红月岛,层层迷雾的邪教组织,鲜血淋漓的献祭仪式,作弊一般的血之法则,破釜沉舟的邪教头目公输鸿。结果————自曝了。半步金仙的熊三,掌握金之法则,同阶最强的剑仙,单独打个中期,结果———衣衫褴褛的回来了。神神秘秘的白家老祖,因为她的离开导致白家家道中落,烛龙道最有希望成为金仙的天才弟子,被大家认为一定是困在无生剑宗秘境之中等待跑跑救援的白奉义。结果———竟然是个美女,而且还是云霓道主的徒弟,而且还和师父同时爱上呼延老道,导致离家出走。以一敌二的清瘦老者,调虎离山的绝顶计谋,阴阳怪气的坏人嘴脸,神秘莫测的白色令牌,夺舍重修的咬牙切齿,战前阴谋重重的笔墨描写,被认为一定是十方楼间谍的齐衍。结果———-只是替领导接孩子的倒霉鬼。你的指尖轻轻的划过我的秀发,身体前倾,慢慢的向我靠近,目光灼人。我的呼吸不禁急促起来,双颊绯红,呼吸急促,闭上眼睛等待那一刻的到来。结果————你的手从我身边划过,拿起了我身后的一包薯片。洗洗睡吧,和谐社会哪有那么多阴谋,平平淡淡才是真,为点灯熬油、殚精竭虑分析的道友默哀。

  3. 玉斝说道:

    忘语现在的写作地位可以比肩金庸了吧?无论情节构思,文采水平也算是个中翘楚,这没毛病吧?加油!期待更精彩!

  4. 世间己無张居正说道:

    议白奉义人设失败感觉白奉义这个人物是作者设定失败,围绕此人物,出现诸多bug而不能自圆其说,作者虽在努力填坑,但越描越黑,论据如下:①白奉义不能自行处理族务,由小白请韩立代行;后面情节却可派真仙劫孩子。早派真仙不行吗?②变性门,不再赘述。③狗血三角恋,开人灵仙三界纪录。感觉此情节背离初衷而强行设计。④白奉义真仙后期实力加个伪仙傀可力敌金仙三百回合保命,实力是吹的还是无逻辑的设定?⑤白奉义好的跟师尊穿一条裤子,为什么要偷偷劫孩子?白奉义做为引子使韩立进入宗门,其失踪可再做引子进入亡命天崖的副本,却只是为了修复在仙界屁都不是的伪仙傀,为此设定汗颜!全书至今逻辑混乱,组织散乱,挪一地下一窝蛋,如管中窥豹,如雾里看花,与人灵两界不可同日而语。不是黑是交流,你们怎么看?

  5. 疏迷说道:

    那糟老头不来真解释不通的哦,下章应该出现

  6. 尘衣走沙说道:

    每周几更新?还是怎么个更新法

  7. 书友151016195935955说道:

    现在天天只能看一章了???

  8. 淼淼龙涎说道:

    出去旅游一趟感觉凡人到了见山不是山境界,个人学识跟阅历会随着人成长不断增长,看问题往往会同以往不同,就是忘老魔把韩立最后写成一个凡人也不会断绝我对凡人的喜爱,忘老魔支持你写自己心中的凡人。

  9. 盛京红磨坊说道:

    北寒仙域顶级的傀儡宗门,竟然没有几具真仙傀儡!就是出现一具金仙傀儡,我也觉得可以让人接受吧!一个仙域都排的上号的傀儡门派啊,就这比样!还有一次性大威力自爆武器呢?这么有钱的宗门竟然没有能够威胁真仙的大威力一次性自爆法宝!!真是搞笑啊!韩立还有重水文雷呢!圣傀门如果准备上百枚类似的,甚至威力更大的自爆法宝,别人不说,大乘以下都能被炸没了吧!怎么还能这么被动!傀儡是看家本领,门主是金仙!应该能制造出金仙傀儡了才对!结果整场战斗就看到一具能和金仙斗上几回合的,还被白奉义掌握。

  10. 我是高某人说道:

    说到傀儡,谁还记得老魔在人界的时候炼制的元婴实力的人形傀儡?老魔在飞升灵界的时候把这个傀儡交给了女主南宫碗,后边就再没写到了。这个傀儡和普通的傀儡很不一样的,大衍神君有一丝寄魂在上边,一直认为大衍神君可以通过傀儡之躯诞生灵识这种方式复活过来。可是灵界后来老魔和南宫碗重逢之后也没在提到这个傀儡

  11. 静候人说道:

    看到最近大家吐槽的焦点都集中在白奉义这个人物设定上,特别是前后变性和狗血师徒三角恋这两点,我能说是白奉义毁了凡人仙界篇吗?白奉义就一直作为一个传说中失踪的人物也挺好的啊!希望忘大修改前文,让若干年后看小说的道友不会有此纠结,支持的道友顶我上去让忘大看到!

  12. 再坏我也爱说道:

    作者你憋了几年就憋出这么个玩意儿?

  13. 书友20171101233426621说道:

    问个问题,十方楼为什么要灭圣傀门?不会只是傀儡术吧!

  14. 一万个加为什么说道:

    狗屁不通,越来越乱

  15. gzm36说道:

    而且凭啥熊能获得云的一个天大人情,或者说4角恋也未可知

  16. 破面第一刃说道:

    想了各种各样的阴谋,但万万没想到姓齐的真仙居然真的只是来找白素媛而已,只是跑腿,没有任何算计……

  17. 不祧之祖说道:

    本章开始的巨型傀儡的一系列动作,当我想起了玄界之门中死灵界面中的那些生物,什么巨型骷髅、巨型僵尸什么的,经常都是缺胳膊少腿的战斗,哈哈…… 本章已经完全将处境写到了节节败退、危机四伏、大兵压境的境地,可谓山穷水尽疑无路。当然还没有到惨败受伤的境界,明天可能会背水一战,然后出现转机,这个被数次提及的邋遢老头呼延道主出现,如果妄大上演一场道兵对战的场面,也是一种新的模式,毕竟不管以前,还是这一次的道兵,都是对手用的,呼延长老号称烛龙道道兵第一人,我想去过来一场道兵对战,既圆了前面在老魔年前的吹嘘,又展示了道兵的技能用途等,都是不错的,两边道兵交手高低立判,老魔也可借机观摩一下,在以后多了一种技能,毕竟他已经再种植了。 清癯老者已经释怀,无生剑宗的剑阵也也是值得期待的事情,当然傀儡的事情也是没跑的了。毕竟这是近水楼台的事。

  18. 望星峰说道:

    仙界篇果然不同凡响人界灵界一切冲突莫不是资源争夺或种族对立仙界篇三个白莲花和狗血三角恋反倒是剧情重点了。毕竟都是仙界真仙了,凡人修仙的味道一去不复返了。

  19. 老爸爱哲哲说道:

    从前有个老头姓齐,在某大型企业做副总裁的行政经理。有一天,副总裁嘱咐齐经理去某机关幼儿园帮他接个小孩,齐经理就开着车去了。路上想起白副总裁说要秘密进行,刚好幼儿园组织秋游,在某座山上野炊,分了三个小组,但只有两个老师看住三组人。齐经理放出两条藏獒去咬另外两组小孩,其中一位姓厉的老师威武霸气把其中一条藏獒踹飞了。另一位苏姓老师就没这么厉害,虽然最终拿起木棍敲死了藏獒,但是还是有四个小朋友被咬成重伤,毁了颜值。正当齐经理想抱起小白朋友走的时候,厉老师突然赶到,以厉老师的功夫,三下两下就把齐经理打趴下,齐经理打不过只好逃命,终因失血过多在某座山昏迷过去,后来虽然没死但也元气大伤,成了残废人士。多年以后厉老师跟着幼儿园云园长到白副总裁企业做客,才发现原来是一场误会!原来白副总裁还是云园长的得意门生!伤残在身的齐经理主动跟厉老师冰释前嫌,消除误会!

  20. 一苇渡江兮说道:

    我想知道白奉义叫云霓师傅跟小白叫云霓师尊是不是一个意思?可是为什么不是师父而是师傅呢?完全不是一个意思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