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背景: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白家老祖


  片刻之后,韩立三人飞至一座圆形岛屿上空,朝着下方落了下去。
  圆岛的面积不大,方圆只有数百里的样子,岛上除了几座矮山和一个小湖泊外,并没有多少植被,显得有些荒芜。
  在那些矮山上和湖泊边,还能看到一些分布稀疏的朱红色建筑。
  岛屿中央区域的地表看起来有些凹凸不平,到处都分布着一条条丈许宽的凹槽,彼此相互联结成一片完整图纹,而在正中处,则伫立着一座白色圆塔,高约百来丈,外围同样镌刻着密集的符纹。
  白须老者引着韩立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圆塔前。
  圆塔四周有约莫百余名修士,分成三队,交替巡逻警戒着,见到白须老者时,纷纷停下脚步,朝其施礼。
  在圆塔的入口处,亮着一层半透明的光幕,同样设有禁制,在白须老者取出一面圣傀门令牌,从中飞出一道白光之后,禁制才自行撤去,放三人走了进去。
  进入圆塔之内,韩立才发觉这塔内的空间,竟然比从外面看起来要大上一些。
  塔内整体中空,四周围的墙壁之上,镌刻着十数团巨大的水滴状的符纹,每一个符纹正中,皆镶嵌着一枚蓝汪汪的晶莹灵石,品质都在高阶以上。
  而墙壁上的所有纹路连接而下,全都通向了地面中央处的一座半人高的方形石台,上面镌刻着控制法阵的阵盘,正亮着一层柔和的白光。
  围绕着石台周围,紧贴着墙壁处,摆放着八座低矮石台,上面各盘膝坐着一名大乘期修士,全都处于闭目调息状态,对三人出现在此处,全都无动于衷。
  在石台旁边,还站着一名樵夫模样的青年,似乎是个大乘期修士,正眉头紧蹙地盯着阵盘,显得有些失神,感应到韩立等人进塔,才回过神来,问道:
  “褚长老,你不是负责驻守后山禁地,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齐长老,这二位道友是副门主请来的帮手,会和你一起驻守此处,我奉命将他们带过来。”白须老者答道。
  “知道了。”樵夫模样的男子点了点头,说道。
  白须老者便告辞一声,先行离去了。
  “在下齐珩,不知二位前辈怎么称呼?”齐姓长老冲韩立二人行了一礼,问道。
  “麟九。”麟九指了指自己面具的眉心,道。
  “蛟十五。”韩立淡淡答道。
  他的目光其实已经在这个樵夫模样的齐长老身上打量了许久,心里一直隐隐有些熟悉的感觉,却又不甚明显,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了是否曾经见过。
  一番寒暄过后,三人都没什么聊天的兴致,就听齐珩说道:
  “两位前辈,岛上的小湖那边有些临时洞府,两位可自去休息落脚。在此驻留期间,两位在岛上的活动不会受到任何限制,只是需要注意不要触碰到一些禁制就好。在下还要盯着这边的,就不带两位过去了。”
  韩立两人闻言,便告辞一声,出了圆塔,一起去了小湖那边。
  出于各自考虑,他们二人挑选的洞府相隔稍远,一个在小湖西侧,一个则在小湖东侧。
  东侧这边林木稍微密集一些,一座朱墙黑瓦的三进院落就坐落在此处,韩立来到院落门前,就见大门上镌刻着道道符纹,显然也是有禁制的。
  不过,想到之前齐珩说过不会有任何限制,他便径直走上台阶,抬掌往门扉上按去。
  果然,门扉上光芒一亮,便“吱呀”一声朝内打了开来。
  进入院内,韩立就看到里面的陈设与寻常世俗并无太大区别,不过在一些细微之处,却总能找到一些小型的法阵符纹。
  比如,院落中央处的石桌下方就有一座小型的涤尘法阵,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自行发动一次,能够将院内落下的枯枝败叶和泥土尘埃尽数吸纳,清扫干净。
  而在厅堂之上,还立着一男一女两名侍从,看起来年纪都不大,长得皮肤细腻唇红齿白,十分讨喜,但韩立一眼就能看出,他们只是傀儡,而并非活人。
  从品质等级来看,能作为侍从,这两具傀儡自然不会是什么高级品类,但其制作之上却也的确有些独到之处,令韩立在观察之后,也不禁为这些巧思抚掌赞叹。
  在傀儡之术上,韩立本就有不浅的造诣,但毕竟都是在灵界时所学来的,仙界的傀儡在制作材料和工艺上,均与灵界有很大的不同,他倒是可以趁此机会,多了解一下了。
  毕竟,想要将蟹道人修复如初,光凭原先的傀儡之术,多半是不够的。
  ……
  时间一晃,过去了两年有余。
  在此期间,圣傀门倒是风平浪静,敌人始终没有出现,不过整个宗门依旧一副如临大敌模样,防御态势没有丝毫减弱,不过无常盟众人心理却都起了些变化。
  小岛湖泊旁,韩立与麟九并肩而行,沿着湖边的小路,朝旁边的矮山上走去。
  “蛟十五道友,整整两年多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说不定这次任务就要出人意料的轻松完成了。”麟九笑着说道,语气轻松。
  “若能这般平静渡过剩下的时间,自然是最好不过了。”韩立抬头望了一眼湛蓝的天空,也笑着回道。
  这两年以来,他将这座小岛上的山山水水几乎跑了个遍,暗地里将隐藏在每一处法阵和傀儡都找了出来,仔细查看过了好几遍。
  后来也时不时地去到圆塔那边,观察塔身内外的符纹,一来二去和齐珩倒是越来越熟,两人偶尔还会讨论一些傀儡之术方面的内容。
  齐珩虽然修为不高,但在傀儡之术上见识不浅,与韩立也是相谈甚欢,不过对于宗门一些秘术秘事,却是守口如瓶,没有半点透露。
  与此同时,圣傀门主岛上的一间密室之内。
  一袭水蓝色宫装的副门主,正坐在一张石椅旁,她此刻已去掉了面纱的脸庞精致美艳,眸中流露着几分柔和之色。
  在其身前坐着一人,却正是白素媛,此刻的她脸上并没有戴那张兔首面具,而是以真容相对。
  “素媛,并非是我狠心不管家族死活,实是有不得已苦衷。当年离开烛龙道,离开古云大陆之后,我就断绝了与那里的一切联系,这么多年来再未踏足过那里一步。”宫装女子语气中,带有一丝歉意的说道。
  “既然断了所有联系,为何又要派人来找我?”白素媛面无表情,冷淡说道。
  虽然明知眼前的女子,正是她的先祖白奉义,可她就是无法与之亲近起来,一想到当年爷爷为了救她离开,惨遭天魔杀害,她就始终无法释怀。
  若是眼前之人当年没有失踪,或者能够回去照拂家族一二,后来那些惨事或许就不会发生,爷爷也就不用死了。
  “此事其实怪不得奉义,当年的事是一笔糊涂账,我作为她的师傅,应该要负主要责任。”这时,一直背对着两人站在一旁的麟三,转过身来,叹息一声说道。
  她的脸上同样没有戴赤狐面具,露出的面容五官如画,眉梢隐含风情,眼眸内有媚意,却正是烛龙道十三位金仙道主之一的云霓。
  “师傅……”
  “师尊……”
  白奉义与白素媛两人同时开口叫道。
  “傻徒儿,当年你以为自己离开之后,就能成全我们两人,却不知那家伙不但是个负心汉,还是个胆小鬼,这次我要他同来帮你,他却说自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不敢来见你。”云霓苦笑一声,说道。
  “这倒的确像是他的作风……”白奉义闻言,轻笑一声,喃喃说道。
  “师尊,你们说的是什么人?”白素媛忍不住问道。
  “以前是个白衣胜雪的俊朗仙人,现在……不过是个邋里邋遢的老酒鬼罢了,不提也罢,说了就来气……”云霓眼角露出一抹不甚明显的笑意,骂道。
  “明明气愤其所作所为,一想到那人却还是忍不住眉眼弯弯,师傅果然还是这般样子,一点都没变。”白奉义看着这一幕,心中叹息。
  “话说,已经过去两年有余了,那边一直都没有动静,会不会是起了什么变化?”云霓轻叹了口气,话锋一转的问道:
  “两年前得到的消息很可靠,不会有假,对方蛰伏时间越长,只怕后面来势就会越凶猛。”白奉义眉头微蹙,说道。
  “若是他们恰好到一年之后再来犯的话,即使是通过无常盟,恐怕也没办法再聚集来这么多真仙境修士了,届时你该如何?”云霓又问道。
  “那时门主也应该可以赶回来了。以他的修为,加上那具仙傀儡,即使没有无常盟的帮助,我们也应该能够应付这次危机。”白奉义如此说道。
  云霓闻言,微微颔首,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就突然神色一变。
  紧接着,就有一道雷暴之声轰然炸响,整间密室都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云霓与白奉义对视一眼,抬掌在脸上一抹,赤狐面具重新覆盖而上,白素媛见状,也立即取出面具戴上,三人同时冲出了密室。
想看好看的小说,请使用微信关注公众号“得牛看书”。

请收藏我们的网站,在线观看忘语2018新书《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的最新章节

书友们:大家好,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531344583 ",瓜分支付宝年终15亿大红包,每天可领一次,特大红包等你来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第二百八十三章 白家老祖

的精彩评论

43条回应:“第二百八十三章 白家老祖”

  1. 无敌张三丰说道:

    两个金仙,麟三敌一个,白奉义接一个,方盘师兄由老魔和大熊接杀之,圣魁门惨胜。

  2. 一笔一划划说道:

    我来说下,跨剑男的找的十方楼,方向盘的师兄应该来找刀的,之前一个人不敢进去,找这个机会夺回刀。至于韩挂挂,会在别人抢到挂B需要的东西的时候,一一来找韩挂挂领饭盒。

  3. 大道砍仁说道:

    预测黑刀已经被大师兄找回了,以前是韩立在明师兄在暗现在是韩再暗师兄在明,韩凭借黑刀认出师兄,联合熊三弄死师兄,师兄怕是要被搜魂了,同时失忆三百年的主使人也会有线索了,大师兄出来三百多年不可能什么也没查到,感觉师兄真是好人,送刀,送功法,送线索,送命。

  4. 书友20171028180426690说道:

    千年前,钟鸣山脉一处山谷,遍布挂满粉红色花朵的大树,谷中一条小溪川流而过,小溪旁的花树间坐落着几间精致的庐舍。傍晚时分,一道金色剑光闪过山谷,一位身高八尺,白衣青丝,剑眉红面的俊朗青年出现在庐舍门口。青年面带微笑,走向庐舍,并喊道:“凤仪,我回来了。”这时,庐舍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一位身穿淡绿色宫装的的角色女子走了出来。问道:“这么快就回来了,此行开还顺利?”俊朗青年刚要回答,庐舍中随即传出一句笑语。“呼延兄此行不仅顺利,还有不小收获吧!修为精进的我都看不清了。”接着一位身着粉红色轻纱的角色女子从庐舍中走出。俊朗青年一看此女。回到:云妹妹也在呀!我此行是有不小收获,修为有所精进。此次还外出意外得到了几坛传说中的仙酒“醉仙迷”,正好请云师妹一起品尝一番。说罢,牵着绿衣女子手走入庐舍。随着夜幕降临,庐舍中不时传出轻笑声,话语声。随着夜色渐浓,轻笑声和话语声消失了,逐渐响起了呻吟声。俊朗青年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和凤仪不断翻云覆雨,冲上巅峰。奇怪的是凤仪面貌时而清晰,时而变为另一张朦胧的绝世容颜。清晨,庐舍旁的花树上,鸟儿嘻嘻。突然,庐舍中传出一声惊天尖叫。随即传出女子的哭泣声,一道绿芒从庐舍中飞出。从此,烛龙道的白凤仪长老失踪。几年后,海外圣傀门多了一位名叫白奉义的真仙后期副门主。

  5. 沒有難不難只有做不做说道:

    跨劍男子,會不會是方磐不能說的背後大人物。

  6. 仙界韩道祖说道:

    书里没说这个任务是方盘师兄发布的,说的是陆机

  7. 卡卡不踢球说道:

    本方,云大胸金仙一枚目测还是中级以上,50多名真仙,算起来,跑跑假金仙,白奉义熊大至少2大后期,中期约20名(无常盟青级基本中期以上),3000多弟子,外加阵法傀儡辅助。外有潜在暗处的酒鬼金仙后期敌方,两名金仙,至少一名后期而且很牛那种,40多真仙,3000多经验丰富的战士。暗处樵夫内应。

  8. impk113说道:

    这种模式不错。准备开打

  9. 龙牙大法师说道:

    我猜十方楼胜!圣傀门实力基本清晰了,十方楼明面上就强一些,估计还有暗处等着摸鱼的!

  10. hongcw说道:

    大家以为白丰义女儿身的坑难填?只要直说白丰义一直以男儿身处在烛龙道,本就是云倪和呼延一对的(非正式的,云对呼延倾心多些。)但在某某日巧合之下见过以女儿身世人的白丰义之后爱上了白丰义,才出现了乱情之事一说了。忘大随便搞一个回忆场景就把这个坑给填了

  11. 书友20170115203105367说道:

    我很想问啼魂哪儿去了?是不是方盘他师父?

  12. 赐我蹉跎无慈悲说道:

    不是说炼虚基本就寿元无限吗?为何本章说一些大乘不甘眼睁睁看着寿元流逝,也就是大乘还是有寿元限制的!这就跟灵界炼虚寿元无限矛盾了嘛?虽然最新一章没有明确写大乘寿元流逝多久才能寿终正寝。

  13. 冷的发烫说道:

    为所欲为啦

  14. 无幻QAQ说道:

    太不严谨了吧,之前祁长老左一个白兄右一个白兄……现在就变个妹纸?!夺舍的话也说不过去啊……现在大胸大屁股一句成全二人,这白兄这当年是gay吗?从时间线来看怎么都是矛盾的。失踪前为兄?大屁股仙子收男徒弟的咯?若乔装打扮更不可能……大屁股仙子可是修的魅功……你当是保加利亚妖王?!若一直女儿身……祁长老和一个妹纸称兄道弟不成立……那剧情也说不通,男女非亲非故关系这么好,以古时候环境,怎么可能?男闺蜜?这关系破绽可真不好编回来了……真要改只能是白老祖对祁长老有救命之恩这种俗套npc剧情……

  15. mainke说道:

    方磐师兄 重銮,真仙境巅峰本章 第284章 这两人身上气息浑厚无比,竟赫然都是金仙境修士。 至于站在另一边的,则是一名身高近丈,脸色有些焦黄的大汉,其虽然戴着斗篷,却仍能看到额前有一圈暗青色的金属光泽,显然是戴着某种金属制的护额。 此人虽然只是真仙境巅峰修为,但能与这两位金仙并列一处,也足可见其身份的不寻常了。…“现在这当口,二位在这里闲聊这些,是不是有些不合时宜?血寒道兄,我来这古云大陆还有师尊交代下来的任务在身,咱们还是尽快了了此间之事吧。”面色焦黄的汉子突然开口道。 “重銮道友莫急… 第223章 就在韩立神念侵入黑色长刀,想要抹去其中印记的同时,距古云大陆不知多少亿万里之外,一只足有数百丈大小的黑色巨鹤正双翅上下展动的往前飞驰。 此鹤通体长满漆黑的铁羽,头顶羽毛却是金色,仿佛一顶金冠一般,身上羽毛表面黑色火光若隐若现,尤其两只翅膀上更是黑色火光浓郁,隐隐在翅膀周围又凝聚成两只更大的黑色火翼。 巨鹤双翼快速扇动,每扇动一次,便瞬移一般往前飞遁出数百里之遥,快的惊人。 一个身高近丈,脸色焦黄,头戴青铜护额的黄袍大汉,正盘膝坐在了黑鹤背脊之上。 大汉身周悬浮了一杆杆黄色阵旗,足有百余杆,绽放出一道道黄濛濛光芒,组成一个数十丈大小的黄色法阵,忽暗忽明的闪烁不定,缓缓运转。 他两手掐诀,无数黄色符文从其手中络绎不绝的飞出,在空中一阵盘旋过后,便纷纷没入其周围的法阵中,似乎在施展什么秘术。

  16. 苍绿的树下说道:

    看前文明显肾亏门知道是十方楼,应该不知道具体时间和人数,有啥漏洞恕我愚钝看不出

  17. 小白读书123说道:

    那个被韩立干死的老头是内奸吗?

  18. 疏云见月说道:

    仙界篇很多东西不是忘语直接叙述,而是广大道友帮其脑补,指出一二问题待解惑还被骂这个真的有些过分了,大家都说探讨何必一来就人生攻击呢

  19. 螃蟹八脚横着走说道:

    大家注意,韩立要开始装逼了

  20. 桃花十里不如你丶说道:

    这一波必定是劳模杀死一个重伤的金仙,而且还是在没有其他人的环境下,最后劳模发话:侥幸侥幸

  21. 无敌韩老魔说道:

    loll,

  22. 书友20180422165957204说道:

    支持韩劳模在后续剧情发展中,猎艳成功发骚成功的请举手表态,给忘胖子看看,别再闷骚啦,憋都憋坏了!说真话,我是很想韩跑跑猎艳成功的!这不是对不起南宫的问题,这是用俘获其他高级女主芳心,来反衬韩老魔实力的问题。。。大家心里没点数吗?不是君子不君子的问题,是雄性荷尔蒙对真仙,金仙,太乙大罗还有没有用处的问题!是韩跑跑,最终广撒种子,是否能有接班人的问题。。是有没有续集可以看的问题!!

  23. 行者布衣说道:

    蟹道人快出来了吧,圣傀门主携那具仙傀儡应该有可能是蟹道人吧

  24. 文艺u说道:

    挎剑,不是跨剑

  25. 千罹说道:

    白奉义竟然是个女的?

  26. 沧海一粟666说道:

    双方实力对比:十方楼:2个金仙,一个真仙后期巅峰(大师兄),40多个真仙,小兵大乘期和合体期一堆无常盟:金仙1个(云道主)副门主(真仙后期)从金仙议事那章可以看出,副门主有望进金仙,那也是后期巅峰的佼佼者了,还有老魔和熊大,圣傀门和无常盟加起来真仙50个左右,下面大乘期等一众门人按实力排比来说,无常盟战力还是略胜十方楼一点,但是有个最大的变数。那就是老魔各位道友来看看我的猜想

  27. 仙界名侦探柯南0411说道:

    关于白奉义是男是女一事,大家还是冷静一下。。看小说毕竟是找乐趣,不是找麻烦~蛟三(甘九真)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也是用“无偿盟”面具女扮男装。祁良只是一个真仙初期的长老,烛龙道长老这么多,他有没有真的亲眼见过白奉义都两说。很有可能只是知道有其人,并没什么交集,没见过面的几率很大。所以他跟白素媛的对话只是寒暄,应付一下而已,祁良是一个连韩立入门奖赏都私吞的人,他说出来的话,没有什么绝对真实可言,只是国际惯例版的嘘寒问暖罢了。称呼“白兄”只是小说的一种写作手法,铺垫一个反转,东方不败在小说里面好像开始的时候也是男的啊,还有很多其他小说里面的人物,就不举例子了。多一点包容吧,小说毕竟不是纪录片。

  28. 开垦你的处女地说道:

    白奉义是白家某老祖未出嫁的女儿。日久天长,老一辈的人或者陨落或者寿元尽了。同时,白奉义在修仙之路越走越远,慢慢就成了白家老祖。也有可能身为男子之身,对家族的凝聚力更强,故而以男子身份拜入灼龙道。

  29. 為愛→綬傷说道:

    白奉义将黑刀买了。。。

  30. 我愛大白兔说道:

    按照以往的尿性,要韩老魔力缆狂澜是不可能的,他宁愿跑路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下暴露自己

  31. liul尚说道:

    奉义身份特殊,可能是哪个大势力留学生了…那么问题来了 奉义是男还是女呢…

  32. 木子鱼muziyu说道:

    木子鱼第一次书评一,方向盘师兄名字有了,待领盒饭中二,那件好事,可能就是活捉白奉义三,老魔可能会知道方向盘那边势力四,十方楼是否有暗手,如果呼延老道过来,那么十方楼金仙二对二,金仙以下谁会是老魔和熊三,白奉义的对手,那么图门就是笑话了五,白奉义实力接近金仙,见呼延老道所言如果不是,那就是十三个金仙道主了,说明白奉义的实力六,老魔飞升修士的身份会不会被揭露七,老魔会不会力缆狂澜,干掉一个金仙八,呼延老道会出现呢?怎么出现,九,飞升修士暴露,熊三会知道天南第一剑修是老魔么?十,圣傀门是否有内奸,是谁?

  33. 桃樁杏林说道:

    韩立准备跑路咯

  34. 仙剑昆仑道说道:

    大家不要再争了,白奉义是男身女貌而已,呼延是个gay,所以对云霓无动于衷

  35. 这个人好懒说道:

    接下来可千万别一更

  36. 茜茜公主no1说道:

    尬聊麟九:蛟十五道友,咱们还真是有缘啊,老兄你最近的名头可是太响了,不过根据上次任务你体现出来的实力,确实当得起这任务狂人的名头啊。蛟十五:麟九道友不要拿我取笑了,上次要不是道友,我可能就陨落当场了,在下这点实力,岂能在道友面前班门弄斧,等会打起来,还要多多仰仗老兄啊。麟九:道友这是哪里话,阁下的实力我还不清楚么?上次恐怕只出了三分力吧?蛟十五:彼此彼此,阁下也未尽全力吧?麟九、蛟十五:哈哈哈哈。麟九:对了,道友最近可有麟十七道友的消息,好久不见,还怪想他的。蛟十五:不曾见过,想必是得了丹炉之后躲起来炼丹呢吧。麟九:道友言之有理,上次任务最大一块肥肉就让这小子拿走了,下次见到一定要让他请客喝酒。蛟十五:必须的。麟九:不知道友可听说过“天南第一剑修”其人,或者是否知道天南这个地方?蛟十五:在下从未听说过,不知此人有何奇特之处,让麟九道友如此念念不忘?麟九:不瞒道友,在下偶然见到此人用“剑意”刻下的文字,便觉此人剑意澎湃浩荡,挥洒自如,想必为人也是飞扬洒脱,狂放不羁,因此心神往之,顿生结交之意。在下不才,在剑道上面还是有些修为,因此诚心想找到这位道友,结为挚友,坐而论道,对酒当歌,一醉方休。蛟十五:道友性情中人,在下钦佩,听道友描述,在下对这位“天南第一剑修”也是心驰神往,哪天道友寻到此人,别忘了拉在下一同结交。麟九:一定一定,我们修仙之人,最讲缘分,我和道友一见如故,不像有些人,多看一眼都烦啊。蛟十五:哦,还有这种人?麟九:是啊,我们宗门几百年前来了一位外门长老,名叫厉飞雨,此人资质低劣不堪,容貌丑陋,手持宗门信物前来,一看就是来混饭吃的,胸无大志,道友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多看一眼都烦?蛟十五:道友所言甚是,此等样人根本愧对仙人二字啊。我们宗门也有这样的人物,此人花了好几万年,收集了上万把极品飞剑,然后召集十几名真仙,摆了一个什么狗屁剑阵,想让自己的本命飞剑吸收剑灵一举成为仙器,他自己也借此突破金仙境界,最后弄得鸡飞狗跳,竹篮打水一场空,赔了夫人又折兵,成为大家饭后笑柄啊,想必这厮这几百年都要做任务攒钱还债了,你说可不可笑。麟九:可笑之极啊。麟九、蛟十五:哈哈哈哈。

  37. 万小山2018说道:

    白奉义,刚到烛龙道时,大家听到她的名字,都以为是男的,就一直称呼她白兄,后来知道是女的,但大家都叫习惯了,而且白仙子为人仗义、豪爽,而且和呼延老头称兄道弟,所以大家也就一直这么叫下去了。

  38. 萧奇玄说道:

    有阵法和傀儡没多大威胁,关键是多了个金仙麻烦大了

  39. 书友20180408192348124说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冲突,在人界,在灵界,在仙界莫不如此,圣傀门保卫战胜负难料。韩老魔全身而退都有点难!估计得脱层皮。

  40. 世間已无张居正说道:

    道友们,白奉义是女的,是N年前白姓家族的后人,未婚,她的亲兄弟多少代以后称她为老祖没问题啊。还有我怎么觉得白奉义跟云裳道主只有师徒关系,不是情敌。

  41. 层贺截云翻栅远说道:

    看来是大败的节奏啊

  42. 大耳僧说道:

    一直以为白素媛先祖白凤义 是男的,之前和我一样认为的举手。

  43. 叶红片一说道:

    忘老魔,这是什么品味?三角恋也就算了,其中两角,居然是师徒!貌似徒弟似乎更胜一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